head广告
  • 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496.net: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

    文章阅读

     

    小唯的秘密

     
     

    发布日期: 2018-05-31

     
     

    我是一所高中的在职老师,我叙述着我的故事。

    我是教语文的,个字不高,长相还是很帅气的,30出头的年龄在学校教书教了5年多后,终于混到了一个主任的位置,拥有了独立的办公室。平静的五年后,却在今年,因为一个小女生的出现而彻底改变了我平静的生活,她让我真正体验到了少女的迷人,以及偷情的强烈乐趣。

    人就是这样,越知道是禁忌,越不可自拔。

    那个少女的名字叫,小唯。小唯,高三,这上半学期已经快接近尾声,而就在这短短几个月里,我和小唯,这神圣的教师与学生的关系,却发生了不为人知的恋情。

    她是如何喜欢上我这个老师的?我想我并不知道这一点,但我不得不炫耀一下我这个小情人:1994年4月23日出生,一米55的娇小身材却有丰满的奶子,翘翘的臀部,直直的长发,长相不是唯美那种,却无比的可爱,脸上总是挂著笑容。

    “嗙,嗙,嗙,嗙,嗙”我办公室的门外有人敲门,不轻不重的5声,我知道是小唯来了。现在是下午1点,正是学生们离校就餐的时间,还有10分钟开始静校午休。

    我从猫眼望出去,小唯穿着一身粉粉hello猫衣服站在门外,手里拿着语文课本。我开门了,小唯看见我故意加大了声音”张老师,我想请教你个问题。

    “嗯,进来吧”我说道。

    等小唯进来,我便关上了门,走到窗帘前拉下窗帘。“张老师,我有篇作文要给你改”我背后传来小唯的声音。

    “这小丫头,进了门还装正经”我心想,笑而不语。

    “张老师,帮我改改作文吧”她加大的声音。

    我突然冲过去把她抱起来,说“你这小丫头,少给老公使坏”

    “嘿嘿嘿”她坏笑道,“老公我想你啦,能操我么?”

    偶尔我们会选择空闲出去开房做爱,不过更多的时候则是在学校的各种地方偷情。

    “不了啦!老公现在还有卷子要改,等会下午第一节课要拿去讲,第三节课还有个会,我现在要准备材料。”我边说著,边走到办公桌前坐下,开始整理厚厚的一叠试卷。

    “哦哦哦……”我开始改卷子了,听到小唯慢慢的跪下来的声音,在地上缓缓的爬,等我意识到她已经爬到了我的办公桌下,双手放在了我的旋转椅子上,慢慢靠近著JJ。

    “老公,我听话的,你改吧,我吸着你,嘿嘿。”小唯坏笑了几声,慢慢拉开我的裤子拉链,把JJ掏了出来,舔了一会就吮吸上了。

    “恩……”我舒服的哼了一声,这小丫头也慢慢开始喘息起来,紧紧著吸著JJ一放不放,并迅速加快了吮吸的速度。

    “喂!”我喊了一声,然后笑道“丫头慢点,慢点吸,老公还要改卷子呢,让我慢慢享受”

    她哦了一声,便放慢速度,轻喘地缓缓吮吸起来,可还是那么紧,我只感觉到无比的舒服,JJ越来越硬,手上还在批改著学生写的乱七八糟的试卷。

    “嗙,嗙,嗙”敲门声!!有人来了!我突然傻掉了,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有人来呢!老师应该下班了午休了,学生也在午休啊!我往下望了望小唯,这丫头明显也听到了敲门声,却丝毫没有放开JJ的意思,不缓不慢紧紧的吮吸著。

    “张老师在吗?”外面已经传来了声音,我听出了是陈老师的声音。她也是教语文的,40出头的半老徐娘,比我的职位要大。我知道现在只能继续让小唯呆在办公桌下了,还好桌子是面对着门,只要不绕过来是看不到桌下的。我推开小唯的脑袋试图把JJ抽出来,可我刚刚抽出来一点这小丫头又紧紧的吸上。没办法,我喊了一声“在,马上来!”就使力推开小唯,把JJ放进裤子,低下头意识小唯不要发出声音。

    我的心砰砰地跳的离开,仿佛要跳出来了一样。我走过去,却感觉步步维艰。终于开了门,陈老师见的脸色异常,奇怪了问了问“怎么了小张,脸红红的呀?”

    “哦,没事我有点热”我赶紧搪塞,“快进来吧,外面冷。您有什么事吗,怎么中午都没休息?”

    我边说边关上门,赶紧往座椅那边走,直到坐下心还跳的厉害。

    小唯这丫头现在会害怕得不得了吧,我心想,希望她别怕的出声就好……

    “我呀,就是有个课件要给你看看,讨论一下这节课这么上行不行,我创新了个方法……”她边说边靠近我的电脑,我故意把电脑屏幕转向的她,防止她绕到我这边来。听到讨论二字,我就知道她是一会走不了的了,我边想这小唯这丫头的反应,边跟陈老师讨论起来。

    这时,我突然感觉到我的下身有些异常!那小东西竟然在拉我的拉链,小唯轻轻的拉着我的拉链,声音小道只有她自己和我本人感觉的到!我心想这小丫头,真该死,这个时候还闹!

    “张老师,张老师,你怎么了?”陈看见我走神说道。

    “没,没,没事,我们继续”

    不一会,拉链一下被完全拉开,小唯迅速的掏出JJ,舔了一下,我有些忍不住,屁股都在抖动,还好幅度不大陈老师看不出来。小唯一见JJ硬了,变迅速吸了进去吮吸起来。

    她吮吸的竟然越来越快,我想这小丫头是不是不想活了,要是被发现我们都玩完了,小唯似乎根本不顾及这一点,吸住了JJ就再也没松口过,越来越快越来越紧的吮吸让我一下没忍住哼了一声,我赶紧连咳嗽几下盖掉那个声音。

    陈老师拍了拍我“喂,小陈没事吧,脸又红了!”

    “没事啦!”我强忍的快感笑道“说道这里,我认为你这样讲更好……”我岔开话题。

    裤子下的小唯见我还能镇定,再一次加快了速度,而且吸的越来越紧。“啊……啊……啊……啊……啊”我在我心里喘息著,小唯在下面简直一点点声音没有发出来……她越吸越紧,越来越快,这是突然抽出来,含住左边的蛋蛋吮吸起来,过了一会又换成右边吮吸,这样下来的几个回合再次含住了JJ用力的吸著……

    我实在忍不住了,把右手装作挠痒伸下去按住她的脑袋,往里操了一下意识她要射了,然后赶紧把手拿上来继续讲课件的内容,这是小唯继续加快的速度,JJ被紧紧的吮吸著,那种无法描述的抽空感袭遍全身,终于在飞速的吮吸下一下子射了出来,我僵直著身子抑制着抖动,小唯越吸越紧,边吸边吞下我的精液,然后慢慢一动不动只是紧紧的吸著。我舒服的松下一口气,加紧讲完了课件内容并送走了陈老师。

    随后关上门,把这小坏蛋抱了出来打闹了一番。下午了两点左右的时候,我改完卷子又操她了一次,射在里面后抽出来给她吸了5分钟吸干净了才把她从办公室放出去。监狱?有人说我要进监狱?监狱在哪,哪又是监狱呢?那些沉醉到疼痛的彼岸是监狱,还是贪婪的肉欲是监狱?对监狱丝毫没有概念的我,在小唯赤裸著走向我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坠落到内心的监狱。

    嗙!嗙!嗙!嗙!嗙!

    我的内心时常会出现这样的敲击感,在看见小唯笑容的时候,在看着她悄悄溜进我的办公室的时候,在我送她离开的时候,这种被好像被烈马踏击似的沉重挤压着我的心脏,我能听见的是,师德,良知一样的呼喊声。然后变成求救声!警笛的呼啸声!还有某种诡异的召唤声!

    但每当我把鸡巴插入小唯身体的那一刻,在她身前贪婪的抽插的瞬间,那些罪恶感便烟消云散,再多的正义在此刻都显的那么空虚,又那么苍白无力。可是。我时常被这样的梦惊醒:在我办公室的角落里,我贪婪的在小唯身后蠕动,越来越急促的抽插中,小唯突然转过头来,拿着一把尖刀刺穿了我的心脏!我看到的是小唯一张扭曲的充满鲜血的碎脸……

    “老公!”

    小唯又在楼梯间这样叫我,我赶紧摆摆手意识她闭嘴,然后加了句隔墙有耳。她似乎有些不满,硬是过来亲了我一下,顺便在我耳边嘀咕着要给我惊喜,便匆匆跑下楼去。

    一中午我都在办公室准备下午的周测,这次考试毕竟还是很重要的,虽然只是随堂的一次考试,但是我准备了一个不错的作文题,甚至都为此写好了范文,等学生这次考完,可以作为一个侧重点来评讲。

    说到这,这一大中午的也没见小唯过来,不知道这丫头又是野在哪里玩了。

    小唯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在一个公司有着一席之地,常年出差在外,母亲是中学英语老师,我好笑跟我也是同行,我因为尤为了解这位母亲的作息时间,所以偷笑的是我可以时常安全的找到小唯,带她出来,或者干脆在她家里享受她嫩嫩的小穴。

    再想自己,离开A市已经6年了,5年来远离故乡的生活终于渐渐平静并得以习惯,

    我想也是因为小唯,我慢慢感觉到B市成了我第二个故乡。

    我父亲死的早,母亲一人把我拉扯大,现在又留她一人在老家,虽然托给了亲戚,每年也寄不少钱过去但还总是念著老母亲,和那个真正的故乡。偶尔会和她通通电话,母亲还是在不停催促我的婚事,毕竟过了30,家里人也确实急了。其实年轻的时候恋爱谈过不少,不过经历的女人其实不多也一直没太认真,直到见到小唯,我才发现我竟然真真切切地爱上了这个比我小十几岁的女孩。

    其实我是善良,其实我真的爱她,只是我是个老师而已,仅此而已。

    我裹着厚厚一沓试卷,大摇大摆的走向教室去上今天下午的第一节课,路上不断的有学生向我问好,很是礼貌,我总在想这也许是作为老师的乐趣之一吧,受人尊敬。我有时想,要是这些尊敬我的人有一天发现我每天都操着我学生,那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来到教室,发完试卷宣布考试后我就回讲台坐下了,特地的大声要求了考试几率,毕竟考试完毕的下节课就是体育,这些孩子多少还是有些兴奋的,焦躁的。毕竟高中生活太辛苦了,一堂体育课也真是让人很期待。我一面回忆起自己上高中的时候,一面往小唯那边望了望,空的!小唯的座位上是空的!我腾的一下站起来,几十双眼睛看着我,我刚准备问小唯的去向,感觉裤脚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

    没错!竟然是小唯!这丫头竟然躲在讲台下面!

    她怎么躲进来的?没人发现吗?难道一直躲在里面?无数个疑问在我脑袋里回旋著。我迅速冷静下来,一边说没事,一边再次大声讲了一遍纪律然后坐下来了。

    呵呵,我心里一边偷笑着,一边抚摸著小唯的脑袋。我知道这丫头要给我什么惊喜了。

    我站起来示意后排的同学把后门关上,自己一面走过去关了前门。

    我知道好戏要开始了。

    我轻轻的坐下,听到的只有教室里沙沙的答卷声。我双手平摊在讲台桌面上,安静的装作看试卷。而下面,却享受着欲仙欲死的快感。

    小唯拉了拉我的裤脚,递给我一张纸条,我小心翼翼的拿到桌面只看到四个字“安全期哟!”

    这丫头!难道她想?!

    不伦我分说,她立马解开拉链,掏出我的鸡巴就吮吸起来。我一面在卷子上写写画画,一面承受着这难以言喻的快感。我把椅子往里面靠了靠,尽量不露出任何缝隙让学生看到什么异常,还好,下面的同学都在认真答卷,也无暇顾及讲台上面的动作。

    他们哪知道!!他们的老师将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操他们的同学的嫩穴!我越想越觉得刺激,鸡巴膨胀的非常厉害。小唯吸的还是一如往常的紧,我感觉整个鸡巴的血液都被吸到了龟头的一点上,鸡巴上的每个神经都紧张起来,通红通红的在小唯的嘴巴里蠕动着,无比的温暖。

    这时候,小唯紧却缓的慢慢松开鸡巴,舌头搅动着温柔地舔著鸡巴的四面。突然,鸡巴悬空了,感觉不到任何接触。

    我正纳闷。忽然感觉到一阵急剧压迫感,鸡巴被无比温暖的肉壁紧紧挤压着,时而停止,时而蠕动的吸附着鸡巴!

    她竟然让鸡巴插了进去!没错,就是在小唯的嫩穴里。我享受着有些晕眩,但还是低下头看清楚了小唯的姿势,她背对着我,早已被褪下的内裤,在我的鸡巴前努力蠕动着,黢黑的阴毛像一个幽深的陷阱,让我的鸡巴让我整个人在她的嫩穴中陷下去,再陷下去。

    小唯双手撑着地面,努力的抬高屁股,尽情地挪动着,让鸡巴插的越来越重越来越深,我极力忍住喘息,小唯也一声不吭的继续做着她的动作。

    快感无尽的袭击着我,我竟然把双手都放在了课桌下,抱起她的屁股努力的往里操,我知道要射了,知道要射了,要射了,要射了!射了!!

    一股股精液,全部射进了小唯的嫩穴里,我有些汗流浃背。但我不敢再动,迅速把手摆回讲台的桌面,故作思考的挡住半边脸,又接着写起东西。下面的鸡巴还留在小唯的嫩穴里,因为还有一些剩余的精液在喷发。

    这样大概维持了五分钟。我感觉自己再无精华,确信全都射在了里面,便伸下手抬起小唯的屁股,把她扔到一边。用手示意她把鸡巴舔干净。

    小唯没有任何犹豫的吮吸上,使劲的吮吸了几下,再把鸡巴周围舔干净,接着就放回了鸡巴,安静地坐在一边用脸蹭着我的下体。

    终于下课了,教室内一哄而散。待到没人,我把小唯抱出来,她冲我一笑,说了声爱我。便急急忙忙的赶去上体育课了。“同学们,今天我们的课程是陶渊明的……”在说这些朴素却带有教师威严的话的同时,却是一颗如何邪恶与禽兽的内心。我非常喜欢别人用禽兽称呼自己,那种下体传来的强烈的快感与内心升腾起来的愉悦交织。只可惜,还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字眼称呼过我,他们老远看到我就叫“老--师……”

    当我在想这些的时候,小唯一直趴在她的课桌上甜甜的盯着我。

    有时候我总在思考,女人对性的渴望是不是一定不比男人呢?回想从前经历的那些女人我真的得不到答案,不过再看小唯答案就及其明显了。显然不是,我有时甚至发现小唯爱我的鸡巴超过爱我。当然这听起来相当荒唐,但事实上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她最爱的就是吮吸我的鸡巴,上课也吸,下课也吸,午休时吸著不放也能持续一下午,放学了一定会等着我的鸡巴送到她嘴巴里吮吸一会才回家。对,几乎每天我的鸡巴都在她的嘴巴里被吮吸著,当然,我尤爱这种被抽空的吮吸感。

    我也当然发现了,其实每个女孩最开始都是矜持的。不得不说小唯和我有今天的默契也多亏了我一点一点耐心的调教,从最开始的不敢碰我的鸡巴,到现在每天吵着要吮吸吵着要我操,渐渐喜欢上鸡巴甚至爱上鸡巴是有过程的。辛苦却幸福的过程。

    学校这两天一直处于忙碌而嘈杂喧嚣的状态。前几天期末考刚刚结束,这些天学生紧紧张张的等著考试成绩,老师也不轻松的批改著试卷。我自认自己过的坦坦荡荡,抱一批试卷溜到自己办公室改,小唯就在旁边服侍我的鸡巴,日子过也倒挺惬意。

    “老公你知道接下来两天要发生什么吧?”小唯跪在我的办公桌下边吮吸着我的鸡巴边说道。

    我暂停了手上批改的试卷,说:“嗯,呵呵,想来挺严峻的,要见我的老丈人和丈母娘了”我因笑道,继续了手里的工作。

    小唯的舌头围着我的鸡巴打转,:”我预感的到我考的不怎么样,爸爸妈妈肯定要和你这个班主任谈话的,嘿嘿,加油啊老公,老婆在“下面”支持着你“她说”下面“时故意放嗲了声音,并重重的吮吸住龟头不放,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她的两颊陷了下去。

    “恩……舒服……”我情不自禁的吐出这两个字,“宝贝吸的够紧的,老公想射了……”

    “多射点给我嘛……”她甜甜的说完便快速的吸起来。

    “嗯……”

    我想我应该满足了她,浓浓的精液全射在她的嘴巴里,她边吞边吸,甚是可爱。我还是像往常一样,让鸡巴一直保留在她嘴巴里。

    两天以后的家长会甚是隆重。不当老师真是体会不到那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因为这些坐在你教室里的来自天南地北的人并不是别人,他们是你的上帝,并且他们的到来不是来赞美你而是视察你。

    关键是,他们是孩子们的父母。这种感觉,是压迫到人心脏停止的紧张。

    还好,上了讲台的我依旧那么从容。想起上次小唯在讲台里被我操时的样子还真实讽刺,教书育人的讲台竟成了男女之事的温床。而这个讲台现在正面对着半百位威严的家长。

    你必须知道,我的年龄比他们小,小的多。

    “尊敬的家长同志们你们好……”漫长难熬的家长会开始了,想必学生们在教室外肯定也是紧紧张张,在里面的我岂又不是呢?小唯,小唯呢?她当然不会有半点紧张,因为她拥有我这个无比爱她的保护伞。

    拖拖拉拉的家长会开了尽两个小时,家长会一完毕,一堆家长便簇拥过来跟我谈着他们的子女如何不爱学习如何不上心。我耐心回答他们问题的同时,注意到不远处一直站着一对男女望着这边。去小唯家里偷情时看过她父母的结婚照,他们显然就是她的父母,不愧是书香门第,是一对很有内涵文雅的夫妻。不禁觉得好想,他们怎么样也想不到他们的女儿内心是无比淫荡。

    其实淫荡这词用的也过重,小唯只是爱我的鸡巴而已。

    等簇拥着我的家长渐渐散去,小唯的父母便慢慢走过来:“张老师您好,我们是小唯的父母,这孩子……”

    和他们谈的时间并不上,我大致了解了他们眼中的小唯,虽然脑海里还不停的闪现小唯说“最爱老公鸡巴了”的声音,我也镇定下来严肃了和他们聊完了。因为这次小唯的成绩考的的确不怎么样,特别是英语和数学,简直是一塌糊涂,但毕竟是高三重新学好的希望还很大所以父母相当重视,并且在谈话的最后他们一再要求我莅临他们的家,和他们细谈一下。我大概知道了是怎么样的情况,也暗喜算是能光明正大的去见一次小唯了。

    “妈妈,张老师来了!”

    我在门外就听见了小唯甜甜的声音,是她来给我开的门。

    小唯的母亲赶紧过来,说道:“张老师您来了,欢迎欢迎!来,进来。十分抱歉啊,他的父亲公司有急事要他去深圳出差,他呀刚走几个小时,没碰上您,今天只有我来招待您了。”

    “客气客气,我也只是想来了解一下小唯的情况,给她学习鼓鼓劲!”

    寒暄几下后,小唯的母亲让小唯去房间里看书,一便我们单独谈。其间她硬塞给我一个红包,意思是希望让数学与英语老师多关照小唯。我心想果然是如此,也亏你自己也是老师。不过转念想想,真实天下父母心哪!

    呵呵,作为回礼,等会我就好好用我的鸡巴喂喂你的女儿吧,我一边暗想,一边不再推脱收下了红包。事后我打开看还真不少,足足3000人民币!继续跟她聊了一会小唯的事,也接近中午了,我想她一定要留我吃饭的。

    果然,她出口了,并且表示一定要吃饭之类的。我暗笑,答应了下来,她便要我去小唯的房间跟她交流一下,她先去厨房做菜,表示会很快的。

    我心想你多快也没我们快吧,哈哈哈!

    我缓缓进了小唯的房间,整个房间装修的粉色格调,甚是女生,让人感觉温馨又可爱。一张大大的雕花木床,放在房间的中央,左边靠着衣柜,右边是书架和电脑桌,还有个小阳台,整被小唯拉满了窗帘。

    我们都知道要干什么,我示意小唯妈妈在做饭,便迅速的抱起她扔在那张可爱的床上。她的手不止的抚摸着我的下体,我一把掀起她洁白的裙角,轻轻褪去里面粉色的小可爱,粉嫩的阴户便立马展现在我的面前,鲜嫩欲滴。

    我轻轻扶起她,让她站立在地下,双手趴在床脚,毕竟隔着一件门不能发出太大的动静。我慢慢抬起她的屁股,双手解开自己的裤链,把坚硬挺立的鸡巴放了出来,仔细在她的阴唇上摩擦。

    我缓缓摩擦了一会,再对准穴口慢慢推了进去。小唯紧紧咬住了嘴唇不敢发出声音,我的鸡巴越进越多,她的嫩穴里也越来越紧,我看见她的手紧紧的握着床单。我在这种状态下缓缓的启动,慢慢的抽插起来,享受着下体传来的舒爽,与心理传来的偷情的快感。

    太爽了,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鸡巴在小唯穴穴里的感受,更无法形容内心的满足。我加快了速度,飞快的抽插著小唯的嫩穴,她好几次差点叫出了声音,我越操越快,肉体的碰撞撑满了无限的肉欲,在一下又一下的抽插中感悟著这人世间最美好的性--操著自己的学生,在她的家里,在她母亲的眼皮底下!!!

    舒服……我轻轻呻吟著,下体却不放慢速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唯……嗯……啊……”

    “老公好舒服,老公……恩……操得我好舒服……恩,妈……妈妈不会……嗯……嗯……妈妈不会听到吧……嗯嗯……舒服……嗯……”

    我没有回答她,鸡巴在她的嫩穴里进进出出快感已经到了顶峰,我放情的却极力压制的呻吟“啊……啊啊……啊。啊。啊……啊……射了!!嗯……嗯嗯嗯……啊!……”

    一滴不漏地全部射在了小唯的穴里,我满足的趴在她的身上喘气,她也贴着床单娇喘。

    五分钟过后,我们整理好装束,一起走出了小唯的房间。当然,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接受小唯母亲热情的“款待”。

    出了小唯家的门,已经快下午了。我摸了摸自己余音未尽的鸡巴,呵呵地笑了笑便匆匆向学校走去。

    我是一所高中的在职老师,我叙述着我的故事。

    我是教语文的,个字不高,长相还是很帅气的,30出头的年龄在学校教书教了5年多后,终于混到了一个主任的位置,拥有了独立的办公室。平静的五年后,却在今年,因为一个小女生的出现而彻底改变了我平静的生活,她让我真正体验到了少女的迷人,以及偷情的强烈乐趣。

    人就是这样,越知道是禁忌,越不可自拔。

    那个少女的名字叫,小唯。小唯,高三,这上半学期已经快接近尾声,而就在这短短几个月里,我和小唯,这神圣的教师与学生的关系,却发生了不为人知的恋情。

    她是如何喜欢上我这个老师的?我想我并不知道这一点,但我不得不炫耀一下我这个小情人:1994年4月23日出生,一米55的娇小身材却有丰满的奶子,翘翘的臀部,直直的长发,长相不是唯美那种,却无比的可爱,脸上总是挂著笑容。

    “嗙,嗙,嗙,嗙,嗙”我办公室的门外有人敲门,不轻不重的5声,我知道是小唯来了。现在是下午1点,正是学生们离校就餐的时间,还有10分钟开始静校午休。

    我从猫眼望出去,小唯穿着一身粉粉hello猫衣服站在门外,手里拿着语文课本。我开门了,小唯看见我故意加大了声音”张老师,我想请教你个问题。

    “嗯,进来吧”我说道。

    等小唯进来,我便关上了门,走到窗帘前拉下窗帘。“张老师,我有篇作文要给你改”我背后传来小唯的声音。

    “这小丫头,进了门还装正经”我心想,笑而不语。

    “张老师,帮我改改作文吧”她加大的声音。

    我突然冲过去把她抱起来,说“你这小丫头,少给老公使坏”

    “嘿嘿嘿”她坏笑道,“老公我想你啦,能操我么?”

    偶尔我们会选择空闲出去开房做爱,不过更多的时候则是在学校的各种地方偷情。

    “不了啦!老公现在还有卷子要改,等会下午第一节课要拿去讲,第三节课还有个会,我现在要准备材料。”我边说著,边走到办公桌前坐下,开始整理厚厚的一叠试卷。

    “哦哦哦……”我开始改卷子了,听到小唯慢慢的跪下来的声音,在地上缓缓的爬,等我意识到她已经爬到了我的办公桌下,双手放在了我的旋转椅子上,慢慢靠近著JJ。

    “老公,我听话的,你改吧,我吸着你,嘿嘿。”小唯坏笑了几声,慢慢拉开我的裤子拉链,把JJ掏了出来,舔了一会就吮吸上了。

    “恩……”我舒服的哼了一声,这小丫头也慢慢开始喘息起来,紧紧著吸著JJ一放不放,并迅速加快了吮吸的速度。

    “喂!”我喊了一声,然后笑道“丫头慢点,慢点吸,老公还要改卷子呢,让我慢慢享受”

    她哦了一声,便放慢速度,轻喘地缓缓吮吸起来,可还是那么紧,我只感觉到无比的舒服,JJ越来越硬,手上还在批改著学生写的乱七八糟的试卷。

    “嗙,嗙,嗙”敲门声!!有人来了!我突然傻掉了,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有人来呢!老师应该下班了午休了,学生也在午休啊!我往下望了望小唯,这丫头明显也听到了敲门声,却丝毫没有放开JJ的意思,不缓不慢紧紧的吮吸著。

    “张老师在吗?”外面已经传来了声音,我听出了是陈老师的声音。她也是教语文的,40出头的半老徐娘,比我的职位要大。我知道现在只能继续让小唯呆在办公桌下了,还好桌子是面对着门,只要不绕过来是看不到桌下的。我推开小唯的脑袋试图把JJ抽出来,可我刚刚抽出来一点这小丫头又紧紧的吸上。没办法,我喊了一声“在,马上来!”就使力推开小唯,把JJ放进裤子,低下头意识小唯不要发出声音。

    我的心砰砰地跳的离开,仿佛要跳出来了一样。我走过去,却感觉步步维艰。终于开了门,陈老师见的脸色异常,奇怪了问了问“怎么了小张,脸红红的呀?”

    “哦,没事我有点热”我赶紧搪塞,“快进来吧,外面冷。您有什么事吗,怎么中午都没休息?”

    我边说边关上门,赶紧往座椅那边走,直到坐下心还跳的厉害。

    小唯这丫头现在会害怕得不得了吧,我心想,希望她别怕的出声就好……

    “我呀,就是有个课件要给你看看,讨论一下这节课这么上行不行,我创新了个方法……”她边说边靠近我的电脑,我故意把电脑屏幕转向的她,防止她绕到我这边来。听到讨论二字,我就知道她是一会走不了的了,我边想这小唯这丫头的反应,边跟陈老师讨论起来。

    这时,我突然感觉到我的下身有些异常!那小东西竟然在拉我的拉链,小唯轻轻的拉着我的拉链,声音小道只有她自己和我本人感觉的到!我心想这小丫头,真该死,这个时候还闹!

    “张老师,张老师,你怎么了?”陈看见我走神说道。

    “没,没,没事,我们继续”

    不一会,拉链一下被完全拉开,小唯迅速的掏出JJ,舔了一下,我有些忍不住,屁股都在抖动,还好幅度不大陈老师看不出来。小唯一见JJ硬了,变迅速吸了进去吮吸起来。

    她吮吸的竟然越来越快,我想这小丫头是不是不想活了,要是被发现我们都玩完了,小唯似乎根本不顾及这一点,吸住了JJ就再也没松口过,越来越快越来越紧的吮吸让我一下没忍住哼了一声,我赶紧连咳嗽几下盖掉那个声音。

    陈老师拍了拍我“喂,小陈没事吧,脸又红了!”

    “没事啦!”我强忍的快感笑道“说道这里,我认为你这样讲更好……”我岔开话题。

    裤子下的小唯见我还能镇定,再一次加快了速度,而且吸的越来越紧。“啊……啊……啊……啊……啊”我在我心里喘息著,小唯在下面简直一点点声音没有发出来……她越吸越紧,越来越快,这是突然抽出来,含住左边的蛋蛋吮吸起来,过了一会又换成右边吮吸,这样下来的几个回合再次含住了JJ用力的吸著……

    我实在忍不住了,把右手装作挠痒伸下去按住她的脑袋,往里操了一下意识她要射了,然后赶紧把手拿上来继续讲课件的内容,这是小唯继续加快的速度,JJ被紧紧的吮吸著,那种无法描述的抽空感袭遍全身,终于在飞速的吮吸下一下子射了出来,我僵直著身子抑制着抖动,小唯越吸越紧,边吸边吞下我的精液,然后慢慢一动不动只是紧紧的吸著。我舒服的松下一口气,加紧讲完了课件内容并送走了陈老师。

    随后关上门,把这小坏蛋抱了出来打闹了一番。下午了两点左右的时候,我改完卷子又操她了一次,射在里面后抽出来给她吸了5分钟吸干净了才把她从办公室放出去。监狱?有人说我要进监狱?监狱在哪,哪又是监狱呢?那些沉醉到疼痛的彼岸是监狱,还是贪婪的肉欲是监狱?对监狱丝毫没有概念的我,在小唯赤裸著走向我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坠落到内心的监狱。

    嗙!嗙!嗙!嗙!嗙!

    我的内心时常会出现这样的敲击感,在看见小唯笑容的时候,在看着她悄悄溜进我的办公室的时候,在我送她离开的时候,这种被好像被烈马踏击似的沉重挤压着我的心脏,我能听见的是,师德,良知一样的呼喊声。然后变成求救声!警笛的呼啸声!还有某种诡异的召唤声!

    但每当我把鸡巴插入小唯身体的那一刻,在她身前贪婪的抽插的瞬间,那些罪恶感便烟消云散,再多的正义在此刻都显的那么空虚,又那么苍白无力。可是。我时常被这样的梦惊醒:在我办公室的角落里,我贪婪的在小唯身后蠕动,越来越急促的抽插中,小唯突然转过头来,拿着一把尖刀刺穿了我的心脏!我看到的是小唯一张扭曲的充满鲜血的碎脸……

    “老公!”

    小唯又在楼梯间这样叫我,我赶紧摆摆手意识她闭嘴,然后加了句隔墙有耳。她似乎有些不满,硬是过来亲了我一下,顺便在我耳边嘀咕着要给我惊喜,便匆匆跑下楼去。

    一中午我都在办公室准备下午的周测,这次考试毕竟还是很重要的,虽然只是随堂的一次考试,但是我准备了一个不错的作文题,甚至都为此写好了范文,等学生这次考完,可以作为一个侧重点来评讲。

    说到这,这一大中午的也没见小唯过来,不知道这丫头又是野在哪里玩了。

    小唯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在一个公司有着一席之地,常年出差在外,母亲是中学英语老师,我好笑跟我也是同行,我因为尤为了解这位母亲的作息时间,所以偷笑的是我可以时常安全的找到小唯,带她出来,或者干脆在她家里享受她嫩嫩的小穴。

    再想自己,离开A市已经6年了,5年来远离故乡的生活终于渐渐平静并得以习惯,

    我想也是因为小唯,我慢慢感觉到B市成了我第二个故乡。

    我父亲死的早,母亲一人把我拉扯大,现在又留她一人在老家,虽然托给了亲戚,每年也寄不少钱过去但还总是念著老母亲,和那个真正的故乡。偶尔会和她通通电话,母亲还是在不停催促我的婚事,毕竟过了30,家里人也确实急了。其实年轻的时候恋爱谈过不少,不过经历的女人其实不多也一直没太认真,直到见到小唯,我才发现我竟然真真切切地爱上了这个比我小十几岁的女孩。

    其实我是善良,其实我真的爱她,只是我是个老师而已,仅此而已。

    我裹着厚厚一沓试卷,大摇大摆的走向教室去上今天下午的第一节课,路上不断的有学生向我问好,很是礼貌,我总在想这也许是作为老师的乐趣之一吧,受人尊敬。我有时想,要是这些尊敬我的人有一天发现我每天都操着我学生,那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来到教室,发完试卷宣布考试后我就回讲台坐下了,特地的大声要求了考试几率,毕竟考试完毕的下节课就是体育,这些孩子多少还是有些兴奋的,焦躁的。毕竟高中生活太辛苦了,一堂体育课也真是让人很期待。我一面回忆起自己上高中的时候,一面往小唯那边望了望,空的!小唯的座位上是空的!我腾的一下站起来,几十双眼睛看着我,我刚准备问小唯的去向,感觉裤脚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

    没错!竟然是小唯!这丫头竟然躲在讲台下面!

    她怎么躲进来的?没人发现吗?难道一直躲在里面?无数个疑问在我脑袋里回旋著。我迅速冷静下来,一边说没事,一边再次大声讲了一遍纪律然后坐下来了。

    呵呵,我心里一边偷笑着,一边抚摸著小唯的脑袋。我知道这丫头要给我什么惊喜了。

    我站起来示意后排的同学把后门关上,自己一面走过去关了前门。

    我知道好戏要开始了。

    我轻轻的坐下,听到的只有教室里沙沙的答卷声。我双手平摊在讲台桌面上,安静的装作看试卷。而下面,却享受着欲仙欲死的快感。

    小唯拉了拉我的裤脚,递给我一张纸条,我小心翼翼的拿到桌面只看到四个字“安全期哟!”

    这丫头!难道她想?!

    不伦我分说,她立马解开拉链,掏出我的鸡巴就吮吸起来。我一面在卷子上写写画画,一面承受着这难以言喻的快感。我把椅子往里面靠了靠,尽量不露出任何缝隙让学生看到什么异常,还好,下面的同学都在认真答卷,也无暇顾及讲台上面的动作。

    他们哪知道!!他们的老师将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操他们的同学的嫩穴!我越想越觉得刺激,鸡巴膨胀的非常厉害。小唯吸的还是一如往常的紧,我感觉整个鸡巴的血液都被吸到了龟头的一点上,鸡巴上的每个神经都紧张起来,通红通红的在小唯的嘴巴里蠕动着,无比的温暖。

    这时候,小唯紧却缓的慢慢松开鸡巴,舌头搅动着温柔地舔著鸡巴的四面。突然,鸡巴悬空了,感觉不到任何接触。

    我正纳闷。忽然感觉到一阵急剧压迫感,鸡巴被无比温暖的肉壁紧紧挤压着,时而停止,时而蠕动的吸附着鸡巴!

    她竟然让鸡巴插了进去!没错,就是在小唯的嫩穴里。我享受着有些晕眩,但还是低下头看清楚了小唯的姿势,她背对着我,早已被褪下的内裤,在我的鸡巴前努力蠕动着,黢黑的阴毛像一个幽深的陷阱,让我的鸡巴让我整个人在她的嫩穴中陷下去,再陷下去。

    小唯双手撑着地面,努力的抬高屁股,尽情地挪动着,让鸡巴插的越来越重越来越深,我极力忍住喘息,小唯也一声不吭的继续做着她的动作。

    快感无尽的袭击着我,我竟然把双手都放在了课桌下,抱起她的屁股努力的往里操,我知道要射了,知道要射了,要射了,要射了!射了!!

    一股股精液,全部射进了小唯的嫩穴里,我有些汗流浃背。但我不敢再动,迅速把手摆回讲台的桌面,故作思考的挡住半边脸,又接着写起东西。下面的鸡巴还留在小唯的嫩穴里,因为还有一些剩余的精液在喷发。

    这样大概维持了五分钟。我感觉自己再无精华,确信全都射在了里面,便伸下手抬起小唯的屁股,把她扔到一边。用手示意她把鸡巴舔干净。

    小唯没有任何犹豫的吮吸上,使劲的吮吸了几下,再把鸡巴周围舔干净,接着就放回了鸡巴,安静地坐在一边用脸蹭着我的下体。

    终于下课了,教室内一哄而散。待到没人,我把小唯抱出来,她冲我一笑,说了声爱我。便急急忙忙的赶去上体育课了。“同学们,今天我们的课程是陶渊明的……”在说这些朴素却带有教师威严的话的同时,却是一颗如何邪恶与禽兽的内心。我非常喜欢别人用禽兽称呼自己,那种下体传来的强烈的快感与内心升腾起来的愉悦交织。只可惜,还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字眼称呼过我,他们老远看到我就叫“老--师……”

    当我在想这些的时候,小唯一直趴在她的课桌上甜甜的盯着我。

    有时候我总在思考,女人对性的渴望是不是一定不比男人呢?回想从前经历的那些女人我真的得不到答案,不过再看小唯答案就及其明显了。显然不是,我有时甚至发现小唯爱我的鸡巴超过爱我。当然这听起来相当荒唐,但事实上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她最爱的就是吮吸我的鸡巴,上课也吸,下课也吸,午休时吸著不放也能持续一下午,放学了一定会等着我的鸡巴送到她嘴巴里吮吸一会才回家。对,几乎每天我的鸡巴都在她的嘴巴里被吮吸著,当然,我尤爱这种被抽空的吮吸感。

    我也当然发现了,其实每个女孩最开始都是矜持的。不得不说小唯和我有今天的默契也多亏了我一点一点耐心的调教,从最开始的不敢碰我的鸡巴,到现在每天吵着要吮吸吵着要我操,渐渐喜欢上鸡巴甚至爱上鸡巴是有过程的。辛苦却幸福的过程。

    学校这两天一直处于忙碌而嘈杂喧嚣的状态。前几天期末考刚刚结束,这些天学生紧紧张张的等著考试成绩,老师也不轻松的批改著试卷。我自认自己过的坦坦荡荡,抱一批试卷溜到自己办公室改,小唯就在旁边服侍我的鸡巴,日子过也倒挺惬意。

    “老公你知道接下来两天要发生什么吧?”小唯跪在我的办公桌下边吮吸着我的鸡巴边说道。

    我暂停了手上批改的试卷,说:“嗯,呵呵,想来挺严峻的,要见我的老丈人和丈母娘了”我因笑道,继续了手里的工作。

    小唯的舌头围着我的鸡巴打转,:”我预感的到我考的不怎么样,爸爸妈妈肯定要和你这个班主任谈话的,嘿嘿,加油啊老公,老婆在“下面”支持着你“她说”下面“时故意放嗲了声音,并重重的吮吸住龟头不放,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她的两颊陷了下去。

    “恩……舒服……”我情不自禁的吐出这两个字,“宝贝吸的够紧的,老公想射了……”

    “多射点给我嘛……”她甜甜的说完便快速的吸起来。

    “嗯……”

    我想我应该满足了她,浓浓的精液全射在她的嘴巴里,她边吞边吸,甚是可爱。我还是像往常一样,让鸡巴一直保留在她嘴巴里。

    两天以后的家长会甚是隆重。不当老师真是体会不到那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因为这些坐在你教室里的来自天南地北的人并不是别人,他们是你的上帝,并且他们的到来不是来赞美你而是视察你。

    关键是,他们是孩子们的父母。这种感觉,是压迫到人心脏停止的紧张。

    还好,上了讲台的我依旧那么从容。想起上次小唯在讲台里被我操时的样子还真实讽刺,教书育人的讲台竟成了男女之事的温床。而这个讲台现在正面对着半百位威严的家长。

    你必须知道,我的年龄比他们小,小的多。

    “尊敬的家长同志们你们好……”漫长难熬的家长会开始了,想必学生们在教室外肯定也是紧紧张张,在里面的我岂又不是呢?小唯,小唯呢?她当然不会有半点紧张,因为她拥有我这个无比爱她的保护伞。

    拖拖拉拉的家长会开了尽两个小时,家长会一完毕,一堆家长便簇拥过来跟我谈着他们的子女如何不爱学习如何不上心。我耐心回答他们问题的同时,注意到不远处一直站着一对男女望着这边。去小唯家里偷情时看过她父母的结婚照,他们显然就是她的父母,不愧是书香门第,是一对很有内涵文雅的夫妻。不禁觉得好想,他们怎么样也想不到他们的女儿内心是无比淫荡。

    其实淫荡这词用的也过重,小唯只是爱我的鸡巴而已。

    等簇拥着我的家长渐渐散去,小唯的父母便慢慢走过来:“张老师您好,我们是小唯的父母,这孩子……”

    和他们谈的时间并不上,我大致了解了他们眼中的小唯,虽然脑海里还不停的闪现小唯说“最爱老公鸡巴了”的声音,我也镇定下来严肃了和他们聊完了。因为这次小唯的成绩考的的确不怎么样,特别是英语和数学,简直是一塌糊涂,但毕竟是高三重新学好的希望还很大所以父母相当重视,并且在谈话的最后他们一再要求我莅临他们的家,和他们细谈一下。我大概知道了是怎么样的情况,也暗喜算是能光明正大的去见一次小唯了。

    “妈妈,张老师来了!”

    我在门外就听见了小唯甜甜的声音,是她来给我开的门。

    小唯的母亲赶紧过来,说道:“张老师您来了,欢迎欢迎!来,进来。十分抱歉啊,他的父亲公司有急事要他去深圳出差,他呀刚走几个小时,没碰上您,今天只有我来招待您了。”

    “客气客气,我也只是想来了解一下小唯的情况,给她学习鼓鼓劲!”

    寒暄几下后,小唯的母亲让小唯去房间里看书,一便我们单独谈。其间她硬塞给我一个红包,意思是希望让数学与英语老师多关照小唯。我心想果然是如此,也亏你自己也是老师。不过转念想想,真实天下父母心哪!

    呵呵,作为回礼,等会我就好好用我的鸡巴喂喂你的女儿吧,我一边暗想,一边不再推脱收下了红包。事后我打开看还真不少,足足3000人民币!继续跟她聊了一会小唯的事,也接近中午了,我想她一定要留我吃饭的。

    果然,她出口了,并且表示一定要吃饭之类的。我暗笑,答应了下来,她便要我去小唯的房间跟她交流一下,她先去厨房做菜,表示会很快的。

    我心想你多快也没我们快吧,哈哈哈!

    我缓缓进了小唯的房间,整个房间装修的粉色格调,甚是女生,让人感觉温馨又可爱。一张大大的雕花木床,放在房间的中央,左边靠着衣柜,右边是书架和电脑桌,还有个小阳台,整被小唯拉满了窗帘。

    我们都知道要干什么,我示意小唯妈妈在做饭,便迅速的抱起她扔在那张可爱的床上。她的手不止的抚摸着我的下体,我一把掀起她洁白的裙角,轻轻褪去里面粉色的小可爱,粉嫩的阴户便立马展现在我的面前,鲜嫩欲滴。

    我轻轻扶起她,让她站立在地下,双手趴在床脚,毕竟隔着一件门不能发出太大的动静。我慢慢抬起她的屁股,双手解开自己的裤链,把坚硬挺立的鸡巴放了出来,仔细在她的阴唇上摩擦。

    我缓缓摩擦了一会,再对准穴口慢慢推了进去。小唯紧紧咬住了嘴唇不敢发出声音,我的鸡巴越进越多,她的嫩穴里也越来越紧,我看见她的手紧紧的握着床单。我在这种状态下缓缓的启动,慢慢的抽插起来,享受着下体传来的舒爽,与心理传来的偷情的快感。

    太爽了,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鸡巴在小唯穴穴里的感受,更无法形容内心的满足。我加快了速度,飞快的抽插著小唯的嫩穴,她好几次差点叫出了声音,我越操越快,肉体的碰撞撑满了无限的肉欲,在一下又一下的抽插中感悟著这人世间最美好的性--操著自己的学生,在她的家里,在她母亲的眼皮底下!!!

    舒服……我轻轻呻吟著,下体却不放慢速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唯……嗯……啊……”

    “老公好舒服,老公……恩……操得我好舒服……恩,妈……妈妈不会……嗯……嗯……妈妈不会听到吧……嗯嗯……舒服……嗯……”

    我没有回答她,鸡巴在她的嫩穴里进进出出快感已经到了顶峰,我放情的却极力压制的呻吟“啊……啊啊……啊。啊。啊……啊……射了!!嗯……嗯嗯嗯……啊!……”

    一滴不漏地全部射在了小唯的穴里,我满足的趴在她的身上喘气,她也贴着床单娇喘。

    五分钟过后,我们整理好装束,一起走出了小唯的房间。当然,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接受小唯母亲热情的“款待”。

    出了小唯家的门,已经快下午了。我摸了摸自己余音未尽的鸡巴,呵呵地笑了笑便匆匆向学校走去。

     
     
    上一篇:我女友的女友 下一篇:淫妻阿美之東窗事發
     
     

    猜你喜欢

      练习室里双飞女队员(16P)
      御姐学生制服沈冰[20P]
      害羞的新娘[33P]
      (CG)欧美色女奶子没有日本妞的大(18P)
      小奶牛Oleva(15P)
      气质贵妇找鸭子开房(17P)
      匀称的美体模特[27P]
      高考结束,犒劳辛苦的淫民教湿[14P]
      (CG)弄的一吊的血(16P)
      嫩绿欧美风-就是有范儿啊-(12P)
      母亲和儿子儿媳混战(14P)
      风情魅力模特[35P]
      热裤妹子的腿又白又嫩
      (CG)漂亮女人叉开腿(18P)
      小妞的衣服很有夏威夷风格哦(13P)
      潜规则俏皮可爱的童装模特(17P)
      卧室里的一枝花[58P]
      操逼后续+大窗前露出[26P]
      (CG)弄的美女满身(17P)
      瘦瘦的小欧女淋浴中-(12P)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