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广告
  • 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496.net: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

    文章阅读

     

    淫蕩的小葉

     
     

    发布日期: 2018-05-31

     
     

    天气好热噢!上课的人也依旧很少,大部份的学生不是去网吧吹空调就是在寝室睡觉觉,即便是来上课的也是趴在电风扇下动也不想动,整个上午唯一还有精神动来动去的人就只有一直我边上摸我大腿的小陈了。都怪他,小叶又在教室里淫荡的高潮了三次,连最后的一套裹胸和小内裤也被他拿走了。

    讨厌,最近送了三套内衣裤给男生了,难道小叶真的是淫荡的女生吗?下午没有课,吃过饭,偶决定上街买几套内衣穿。

    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商业街,那里有很多卖小吃小商品什么的,很多时候无聊就跟小风一起逛逛商业街,大学的生活比起高中来丰富了不少呢!

    我们的夏季校服短袖白衬衣配淡蓝色的超短百褶裙,学校虽然不要求穿,但是穿在身上显得朴实清纯,所以穿着的女生还是挺多的,小叶就是其中一个。不过校服的面料都是很便宜的,薄薄的非常透光,所以不穿内衣的话里面很容易走光,偏偏这个时候的我就是因为没有内衣穿了才要出去。

    好想像那些男生一样穿条短裤和拖鞋就在外面到处走噢!

    穿好泡泡袜,穿上运动鞋,拿起手机我就跑出了寝室,一路上双手抓着手机假装在发短信然后用手臂遮住双乳,这样应该没有人发现小叶里面其实是真空了吧?

    下午的阳光格外刺眼,这样我薄薄的衬衫透光性更强,可能在别人眼里小叶几乎是赤裸吧,还好下午出来闲逛的人不多,即便有一两个也是附近的居民。

    忽然有点想松开双手暴露自己的感觉,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茵茵和小白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呀,糟糕了。

    “小叶∼∼”

    呜呜呜……还是被发现了。

    一走近我,小白看我的眼神就变了,还围着我一边转圈一边仔细地看。茵茵装作没发现,拉开我的双手:“哇……小叶你好大胆……穿这么暴露的衣服上街啊?粉红色嫩嫩的乳头都看得见,是不是故意来引诱别人的小白啊?”

    “不要胡说啦!”我想挣脱茵茵的手,但是茵茵的力气好大。

    “嘿嘿,跟我来。”茵茵把我往路边拉,我只好跟着她走到路边一个关着门的杂货店门口,然后把我的双手高高的举起。

    “老公,你快看啦,校花小叶在引诱你耶!”

    “是吗?我看看。”小白绕到我身后,双手伸到我胸前,直接握住我两只乳房。

    “啊……不要……茵茵……”

    “小叶不乖,穿这么暴露上街,惩罚惩罚你。老公,小叶的奶子怎么样?”

    “啊……不要……茵茵你要帮我啊……”我扭动着身体试图反抗。

    “又软又挺……从没有摸过这么完美的奶子。”小白一边摸我的乳房,一边把头抵在我乌黑的秀发上:“头发也很香。”

    “不要……不要啊小白……茵茵……我……啊……别解我的扣子……”我还在摇著头想反抗的时候,小白已经解开我衬衫的扣子,肉贴肉的握著圆润的娇乳不停地揉捏。

    “不要啊……茵茵……救我啊……啊……”

    “嘿嘿,舒服吧?我老公挑逗女人的技术可不是吹的,你就慢慢享受吧!”

    茵茵放下了我的手,像男生一样搂着我的腰,和我一样柔软的嘴唇贴上我的香唇,细嫩的舌头钻进了我的嘴里。而小白变着各种花样不停地揉捏我的乳房,有时候还夹着乳头轻轻的拉扯。我无力反抗,只能将双手搭在茵茵的肩上。

    “噢……不要……你们怎么这样……唔……”

    “要怪就怪你父母把你生的这么淫荡又诱人,穿着这么暴露的衣服在学校旁边诱惑男生。”

    “不是啊……噢……我只是去买内衣……”

    “还狡辩呢,才这么一会,乳头就硬成这样了。”小白一边揉捏我的乳房还要一边挖苦我。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抱着我,同时也伸出手一前一后的在我滑嫩的肌肤上不停地游走,强烈的刺激使我的嫩穴里不自觉地涌出大量的爱液,黏黏的爱液顺着大腿内侧一直往下流去。

    我身后的小白已经有一只手贴上了我的大腿,在我沾满爱液的大腿内侧来回地抚摸。

    “咦……小叶啊,怎么你的腿上有这么多水呢?”小白的手掌沿着大腿内侧慢慢向上游走:“让我看看这水的源头在哪。”

    “不要……噢……茵茵……救我啊……”我拼命想夹紧双腿,但是小白却偏偏将我的双腿分得更开。

    “明明是小叶你自己淫荡得要命,我怎么救你啊?”

    小白的手指毫无遮挡地贴上了我濡满爱液的嫩肉,他先是呆了一下,随后手指慢慢进入小穴:“老婆,我们的小叶比我们想像的更淫荡哦!”

    “怎么了?”茵茵松开我,然后蹲了下去,掀起了我的超短裙,没有小内裤阻挡的湿淋淋的嫩穴整个暴露出来了:“哇!小叶……不知道怎么形容你了,不但不穿内衣,连内裤都不穿啊?”

    “老婆,既然小叶这么淫荡,我们也不客气了,你来上面,我来下面。”小白说完抓着我的衣领把我往前一推,将我整件衬衫脱下,我连忙用手扶著墙壁支撑住身体,然后他在抱着我的腰往后一拉,我整个人就弯腰成90°。茵茵蹲在我身下一擡头正好含住我的乳头,小白则在我身后掀起我的超短裙,用手指分开湿润的软肉,舌头灵活地钻进满是爱液的小嫩穴内。

    “唔……噢……不要……不要……这是在大街上啊……人家的……衣服……噢……”强烈的快感刺激得我全身发抖,大量的爱液不停地涌出小穴,全被小白吸得乾乾净净,他还嫌不够,舌头钻进小穴里不停地挖弄,仿佛要把人家的爱液全都吸干。

    “不要……不要……停呀……要去了……噢……”就在我快要达到高潮的时候,两个人十分默契的同时停止了动作。

    “小叶是不是快要高潮了?”小白的手指一下一下轻轻的刮著湿润的嫩肉。

    “嗯……噢……再……再给我……”

    茵茵从我身下离开,我顿时双手一软,整个身体贴上了墙壁。“再给你什么啊?”茵茵蹲在我身边,一手抚摸光洁的裸背,一手不停地在我乳头边转着圈。两个人都轻微的刺激我,就是不让我高潮。

    “让我高潮啊……噢……”我浑身不停地颤抖,视线非常模糊,只感觉大脑里一片空白,好想被男生狠狠地干一下,就一下我就能到高潮了!

    “小白……干我……噢……快干我……”

    “啊……小叶……你怎么可以这样,要别人的男朋友干你,你太淫荡了,不理你了。”茵茵生气的抓了一下我的乳房,拉着小白要走:“衣服我们没收了,哼!”

    小白皱着眉头,想说什么又咽回去了,只得跟着茵茵走了,走之前还不忘用手指轻轻抠一下我的嫩穴。

    “呜呜呜……”我只能赤裸著雪白的身体,浑身颤抖的趴在墙壁上,大量的爱液不停地从嫩穴里流出,沿着大腿内侧一直流到小腿,最后被泡泡袜吸收。

    “唔……有没有……路过的男人……干小叶一下……谁都可以……噢……好辛苦……”

    我浑身无力的慢慢趴了下去,身上唯一的衣物就是这件已经被掀到腰际的超短裙。现在只要谁到杂货店里来买东西,肯定能看到名牌大学的校花几乎赤裸的趴在门口,等待着任何男人来干。

    我喘著粗气,迷糊的视线慢慢闭了起来。

    一声炸雷把我惊醒,我爬起来看看四周,刚才还阳光刺眼,现在已经黑不溜秋,大雨倾盆了。我睡了多久?

    我身体已经湿透了,一阵寒意浸透我的肌肤,超短裙紧紧的贴在身上,头上有雨棚,但是雨水还是从一些细小的地方滴下来,我蜷缩著赤裸的身体靠在墙壁边,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呜呜呜……死茵茵……居然联合小白来欺负我……”

    我坐在地上,雪白的双手抱着弯曲著同样雪白的双腿,滚圆的大腿将娇美的乳房压成了柿饼,湿润的秀发紧紧的贴着我的身体,全身沾满了晶莹的水珠,整个身体被风吹得瑟瑟发抖。

    这时候杂货店的门打开了,出来一个大约50岁左右的老伯,他睡眼蓬松的看着我。

    “对……对不起……我……我只是在躲雨……我……”我慌忙用手遮住湿淋淋的身体,挣扎着想起来。

    老伯也猛地惊醒了,上下打量我一下,便抓着我的手把我往屋里拉:“小妹妹,外面冷,进来坐下吧!”

    我跟着老伯进到杂货店,老伯让我坐在一个椅子上。这个杂货店让我想起了中国古代的药店,周围都是些古典木头家俱,墙壁边还靠着药店特有的有一格一格的小抽屉的柜子,只有中间摆了玻璃的货柜。

    老伯泡了杯热茶递给我,我颤抖的握在手里,原本满身的欲望已经消去了大半,剩下的是因为全身赤裸面对一个陌生老伯而带来的强烈羞耻感。

    老伯搬个凳子坐在我对面,伸出双手贴着我的大腿:“小妹妹,怎么不穿衣服就跑出来了?”

    我低下头不敢看他:“不是……我出来的时候穿了衣服的,是朋友开玩笑,都拿走了……”

    “这个玩笑也开过火了啊,连内裤都拿走了。”老伯俯下身子朝我微微分开的大腿内侧看去,我赶忙夹紧双腿。一股电流猛地从脚底涌上脑门,稍微暖和一点,原本那尚未高潮的欲望又激发出来了。

    “好……好想要……”我慢慢又分开了双腿,露出了正在吐著爱液的嫩穴。

    老伯先是一惊,随后又笑呵呵的将紧紧贴著大腿的超短裙掀了起来,柔软的嫩穴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空气中了。

    “好漂亮的小穴。”老伯伸出手指轻轻刮著湿淋淋的软肉:“好久没有摸过女人了,想不到居然还能摸到这么嫩的穴,年轻的女孩就是好。”

    老伯用力分开我的双腿,手指也慢慢进入潮湿的穴内,“噢!好舒服……”我半睁著双眼,视线渐渐又变模糊了。

    老伯伸出粗糙的舌头,贴着我的小腹慢慢往上游走,随后碰到的我正遮著双乳的手臂,我红著脸放开手臂,将少女的另一个私密部位展现给了眼前的陌生老伯。老伯的舌头继续上移,越过坚挺柔软的娇乳、白皙的锁骨,最后钻进了我的嘴里。

    “啪嗒……啪嗒……”外面传来了什么东西的倒塌声,老伯吞吞口水,放开我的身体,打开小门一看:“奶奶的,居然把我的雨棚给压塌了。”

    我还沈浸在肉欲里,老伯扭头跟我说:“我房间里有个浴桶,你用厨房的开水兑点冷水先洗个澡,毛巾的话就用我床上的被单。”老伯说完就到外面支雨棚去了。

    我休息了一会,照着老伯的指示将热水倒进浴盆,然后脱下湿透的鞋袜和超短裙坐了进去。“好舒服……”全身泡在热水里,快感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强烈,好讨厌……我忍不住用手抚摸自己,白皙的手指微微分开柔软的肉唇,将一截手指慢慢插了进去。

    “噢……”第一次将自己的手指插进自己的小穴,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在别人房间里手淫可是不好的行为哦!”老伯忽然冒出来,他全身也湿透了。

    我吓得立刻缩回手指:“对……对不起……忍不住就……”

    “高潮了没有?”

    “没有……刚才被朋友挑逗起来,一直没有高潮……”我红著脸低下头说。

    “难怪这么敏感。好吧,你洗完了,让伯伯洗。”

    “嗯……”我双手护住乳房爬出浴盆,拿起老伯的被单擦干净身体,然后裹着被单坐在床上。老伯爬进浴桶,用我刚洗过的水洗澡。

    “你叫什么名字?”

    “小叶……”

    “嗯,我姓王,叫我王伯吧!”

    “嗯……”

    王伯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的身体,我红著脸,紧紧抓着裹住我身体的被单。王伯的被单又薄又破,还有点黏黏的,不知道他盖过多少年了,有没有洗过。

    “嘿嘿,被单是不是黏黏的?”

    “嗯……”

    “嘿嘿,我每次打完手枪都没纸,就用被单擦擦。”

    “啊……”听到这个后我浑身一颤,不知道为什么一点儿也不觉得厌恶,反而特别兴奋,刚刚才洗干净的小穴又涌出爱液。坐在床上浑身发热,不知道该怎么办。

    “老王,我来拿东西了。”外面一个人在喊。

    “好咧,我叫我的伙计拿给你,钱给他。”王伯指指桌子上的一个纸盒子,难道他叫我送过去?我看看镜子里的自己,雪白赤裸的身体上就裹着一件破破的被单,上面露出大片白皙的胸口和瘦削的肩膀,下面只能是刚好遮住嫩穴,白净匀称的双腿全部暴露出来,如果弯腰或者蹲下都会走光。

    “快去啊,这个东西卖238,你收他230,钱箱在最下面,你低头就能看到。”王伯看我在犹豫,催我道。

    “嗯……”我只好裹着这沾满王伯精液的被单,穿着王伯的拖鞋走了出去。

    我一掀开帘子,外面站着一个大概40岁的男人,看到我一出去,男人立刻呆了。嘿嘿,迷住了吧?

    我将纸盒子交给他,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慢慢从口袋里拿出250块钱放在我手里。我弯腰将钱放入钱盒子里,还得找20,但是盒子里除了100的就是50的。

    “王伯,有没有零钱啊?”

    “盒子里应该有零钱啊,你找找看。”

    难道这个不是钱盒子?我蹲下来,松开手在柜子里找来找去,但除了这个盒子,其它盒子里都没有装钱。

    “王伯,没有。”

    “那你去柜子顶上拿,那里有。”

    我擡头看了看,柜子顶上是有一个类似钱盒的盒子。我拍拍手站了起来,却不料被单就这么掉了下去。

    “啊……”我双手捂住乳房,男人却睁大了眼睛。被单掉在地上已经脏了,继续裹被单的话等会又要洗澡,而且被单也遮不住什么,不裹被单的话就要全裸面对这个男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王伯又在那边催:“找到没?”

    哼,今天就让你看个够!我一手护住双乳,一手拉过一条凳子,然后爬上凳子,踮起脚尖,双手伸到柜子顶端,将盒子拿下来。由于面对着柜子无法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我只好转过身,将自己白皙赤裸的身体正面面对男人,打开手里的盒子。

    他现在肯定已经将我全身上下看得清清楚楚,包括我那柔软挺立的娇乳和正在流着爱液的小穴。

    讨厌,盒子里装的居然是一些票据。

    我将盒子放回原位,那个男人还在死死地盯着我,“不……不要这么盯着我啊!”我一手护住双乳,一手挥动着提醒他。“哦……好……好……”男人回过神来低下头。

    柜子顶端还有一个盒子,离我也不远,我便分开腿来一脚踩在柜台上,伸长手将另一个盒子取了下来。

    “小妹妹,你的小穴真漂亮,还一直在流水呢!”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凑近我的小穴了,还伸出一只手似乎想摸一下。

    “不……不可以碰……噢……”我感觉到小穴里又流出一丝爱液,由于双腿是分开着的,爱液就直接下落,滴在柜台上。

    “哎呀,小妹妹你也太淫荡了吧,我可没有碰噢!”

    “唔……好羞……”我忍着巨大的羞耻感和快感打开手里的盒子,呜呜……居然又不是钱。

    “王伯……柜子顶上……没有啊……”

    这时候王伯顶着一头泡沫掀开帘子,指著门边的一个小柜子:“在那个柜子上。”然后又进去继续洗澡了。

    我看了看王伯指的柜子,要去那个柜子就必须出柜台,要赤裸著身体走过男人身边才行。男人笑着看着我,似乎在等着我过去。一想到这里,本来就湿滑不堪的小穴再次吐出大量的爱液,我赶忙收回脚,才不至于让爱液又滴在柜台上。

    穿好拖鞋,我双手护住娇乳,战战兢兢的走过男人身边,男人没有碰我,只是一直跟着我走到柜子边,看着我翘起屁股爬上柜台。

    柜子顶端有四个盒子叠起来,我先拿起上面一个,打开来,是一些乱糟糟的叶子。这时候那男人伸出手放在我细嫩的脚上,一会儿摸摸脚背,一会儿捏捏脚趾,玩得不亦乐乎。

    我没有时间管他,只想快点找到钱盒子,找给他钱然后马上躲起来。

    要拿第二个盒子,我只得先放下手里的这个,但是周围又没有地方给我放。我看了看正在玩弄我的小脚的男人,深呼一口气,弯下腰,把盒子放在柜台上。

    柜台只有这么点大,我一弯下腰,翘起屁股,整个耻户大咧咧的对着男人,好像是故意要让他看我湿淋淋的小穴一样。趁他没有反应过来,我立刻直起腰,踮起脚尖,取下第二个盒子。

    呜呜呜……怎么还是一些乱糟糟的叶子啊?这个店到底是卖什么东西的?

    我又弯下腰放下盒子,男人这次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趁着我翘起屁股,嫩嫩潮湿的肉穴对着他的时候,他伸出手指,分开了柔软的肉瓣,将本来挡在里面的爱液释放了出来。

    “啊……”我的双腿无力地颤抖,赶忙扶著柜子才不至于掉下去:“不……不要这样啊……客人……”

    “嘿嘿……太漂亮了,有点忍不住。”男人收回手,我则努力直起腰,又拿下第三个盒子。这次终于装的是钱了。

    我先将其余两个盒子放上去,才抱着钱盒爬下来。他似乎还没有摸够,等小脚穿进拖鞋了,他才松手。

    我将钱盒放在柜台上,背对着男人数钱:“5,10,12,14,噢……14……不对……不要摸……”那男人贴着我的裸背,伸出手抚摸我赤裸光洁的大腿,害得我无法专心数钱。

    “15……16……18……20……”我转过身把钱给他,他笑着亲一下我的脸,然后打开小门走了。

    “客人,你的钱……”

    “嘿嘿,给你的小费。”

    我红著脸嘟哝著:“你以为我做服务啊?还给小费……哼!不要白不要。”

    “怎么了?他人呢?”我正将零钱放进钱盒里,王伯走出来了。

    “走……走了……给了我……小费……”

    王伯坐在凳子上,一把搂着我的腰,将我赤裸火热的身体抱在怀里:“小叶很会用身体赚钱嘛!”

    “不……不要这么说……噢……”王伯从我身后抓着我的双乳,双手捏著早已硬挺的乳头轻轻揉捏。我颤抖著身体,欲望达到极限,感觉再没有人来干我,小叶马上就会死掉。

    “难受吗?”

    “嗯……好难受……”

    “要不要王伯帮你高潮?”

    “好……王伯……帮我高潮……”

    “要怎么做呢?”

    “干小叶……王伯,快干小叶……”我不顾廉耻地扭著细腰,央求一个50多岁的男人来干自己。

    “嘿嘿,那好。”王伯脱下短裤,扶着我的纤腰,将自己粗大的龟头抵在我湿热的嫩穴上来回摩擦,不一会儿,王伯的龟头就被爱液浸满了。

    “噢……噢……不要折磨小叶了……给我……”

    坚硬的龟头分开柔软的嫩唇,粗大的肉棒慢慢进入了稚嫩的小穴里。

    “好舒服……噢……”

    “小叶,你里面又热又紧……”

    “噢……王伯的……好粗……嗯……”

    粗大的肉棒慢慢插进敏感的小穴直到全根没入。

    “啊……顶到子宫里面了……”

    “够了吗?”

    “不够,不够……大力地干小叶……狠狠地干……呀……”

    “老王,我上次……”一个拄著拐杖、骨瘦如柴的老人走了进来,看到柜台里的活春宫,不由得楞了一下。

    “老烟啊,来拿烟叶么?”王伯搂着我的腰,很自然地跟这个叫烟鬼的老人打着招呼。

    “唔……啊……人家要高潮了……再干一下嘛……”好讨厌,又在别人要高潮的时候打断!

    “等会再干啦!小叶,你先去帮烟伯伯拿东西。”王伯推了一下伏在柜台上喘着气的我,指了指刚才我拿钱的那个柜子。

    “嗯……”我艰难的翘起屁股,让顶入子宫里的肉棒慢慢退出我的嫩穴。

    “噢……”

    天气好热噢!上课的人也依旧很少,大部份的学生不是去网吧吹空调就是在寝室睡觉觉,即便是来上课的也是趴在电风扇下动也不想动,整个上午唯一还有精神动来动去的人就只有一直我边上摸我大腿的小陈了。都怪他,小叶又在教室里淫荡的高潮了三次,连最后的一套裹胸和小内裤也被他拿走了。

    讨厌,最近送了三套内衣裤给男生了,难道小叶真的是淫荡的女生吗?下午没有课,吃过饭,偶决定上街买几套内衣穿。

    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商业街,那里有很多卖小吃小商品什么的,很多时候无聊就跟小风一起逛逛商业街,大学的生活比起高中来丰富了不少呢!

    我们的夏季校服短袖白衬衣配淡蓝色的超短百褶裙,学校虽然不要求穿,但是穿在身上显得朴实清纯,所以穿着的女生还是挺多的,小叶就是其中一个。不过校服的面料都是很便宜的,薄薄的非常透光,所以不穿内衣的话里面很容易走光,偏偏这个时候的我就是因为没有内衣穿了才要出去。

    好想像那些男生一样穿条短裤和拖鞋就在外面到处走噢!

    穿好泡泡袜,穿上运动鞋,拿起手机我就跑出了寝室,一路上双手抓着手机假装在发短信然后用手臂遮住双乳,这样应该没有人发现小叶里面其实是真空了吧?

    下午的阳光格外刺眼,这样我薄薄的衬衫透光性更强,可能在别人眼里小叶几乎是赤裸吧,还好下午出来闲逛的人不多,即便有一两个也是附近的居民。

    忽然有点想松开双手暴露自己的感觉,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茵茵和小白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呀,糟糕了。

    “小叶∼∼”

    呜呜呜……还是被发现了。

    一走近我,小白看我的眼神就变了,还围着我一边转圈一边仔细地看。茵茵装作没发现,拉开我的双手:“哇……小叶你好大胆……穿这么暴露的衣服上街啊?粉红色嫩嫩的乳头都看得见,是不是故意来引诱别人的小白啊?”

    “不要胡说啦!”我想挣脱茵茵的手,但是茵茵的力气好大。

    “嘿嘿,跟我来。”茵茵把我往路边拉,我只好跟着她走到路边一个关着门的杂货店门口,然后把我的双手高高的举起。

    “老公,你快看啦,校花小叶在引诱你耶!”

    “是吗?我看看。”小白绕到我身后,双手伸到我胸前,直接握住我两只乳房。

    “啊……不要……茵茵……”

    “小叶不乖,穿这么暴露上街,惩罚惩罚你。老公,小叶的奶子怎么样?”

    “啊……不要……茵茵你要帮我啊……”我扭动着身体试图反抗。

    “又软又挺……从没有摸过这么完美的奶子。”小白一边摸我的乳房,一边把头抵在我乌黑的秀发上:“头发也很香。”

    “不要……不要啊小白……茵茵……我……啊……别解我的扣子……”我还在摇著头想反抗的时候,小白已经解开我衬衫的扣子,肉贴肉的握著圆润的娇乳不停地揉捏。

    “不要啊……茵茵……救我啊……啊……”

    “嘿嘿,舒服吧?我老公挑逗女人的技术可不是吹的,你就慢慢享受吧!”

    茵茵放下了我的手,像男生一样搂着我的腰,和我一样柔软的嘴唇贴上我的香唇,细嫩的舌头钻进了我的嘴里。而小白变着各种花样不停地揉捏我的乳房,有时候还夹着乳头轻轻的拉扯。我无力反抗,只能将双手搭在茵茵的肩上。

    “噢……不要……你们怎么这样……唔……”

    “要怪就怪你父母把你生的这么淫荡又诱人,穿着这么暴露的衣服在学校旁边诱惑男生。”

    “不是啊……噢……我只是去买内衣……”

    “还狡辩呢,才这么一会,乳头就硬成这样了。”小白一边揉捏我的乳房还要一边挖苦我。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抱着我,同时也伸出手一前一后的在我滑嫩的肌肤上不停地游走,强烈的刺激使我的嫩穴里不自觉地涌出大量的爱液,黏黏的爱液顺着大腿内侧一直往下流去。

    我身后的小白已经有一只手贴上了我的大腿,在我沾满爱液的大腿内侧来回地抚摸。

    “咦……小叶啊,怎么你的腿上有这么多水呢?”小白的手掌沿着大腿内侧慢慢向上游走:“让我看看这水的源头在哪。”

    “不要……噢……茵茵……救我啊……”我拼命想夹紧双腿,但是小白却偏偏将我的双腿分得更开。

    “明明是小叶你自己淫荡得要命,我怎么救你啊?”

    小白的手指毫无遮挡地贴上了我濡满爱液的嫩肉,他先是呆了一下,随后手指慢慢进入小穴:“老婆,我们的小叶比我们想像的更淫荡哦!”

    “怎么了?”茵茵松开我,然后蹲了下去,掀起了我的超短裙,没有小内裤阻挡的湿淋淋的嫩穴整个暴露出来了:“哇!小叶……不知道怎么形容你了,不但不穿内衣,连内裤都不穿啊?”

    “老婆,既然小叶这么淫荡,我们也不客气了,你来上面,我来下面。”小白说完抓着我的衣领把我往前一推,将我整件衬衫脱下,我连忙用手扶著墙壁支撑住身体,然后他在抱着我的腰往后一拉,我整个人就弯腰成90°。茵茵蹲在我身下一擡头正好含住我的乳头,小白则在我身后掀起我的超短裙,用手指分开湿润的软肉,舌头灵活地钻进满是爱液的小嫩穴内。

    “唔……噢……不要……不要……这是在大街上啊……人家的……衣服……噢……”强烈的快感刺激得我全身发抖,大量的爱液不停地涌出小穴,全被小白吸得乾乾净净,他还嫌不够,舌头钻进小穴里不停地挖弄,仿佛要把人家的爱液全都吸干。

    “不要……不要……停呀……要去了……噢……”就在我快要达到高潮的时候,两个人十分默契的同时停止了动作。

    “小叶是不是快要高潮了?”小白的手指一下一下轻轻的刮著湿润的嫩肉。

    “嗯……噢……再……再给我……”

    茵茵从我身下离开,我顿时双手一软,整个身体贴上了墙壁。“再给你什么啊?”茵茵蹲在我身边,一手抚摸光洁的裸背,一手不停地在我乳头边转着圈。两个人都轻微的刺激我,就是不让我高潮。

    “让我高潮啊……噢……”我浑身不停地颤抖,视线非常模糊,只感觉大脑里一片空白,好想被男生狠狠地干一下,就一下我就能到高潮了!

    “小白……干我……噢……快干我……”

    “啊……小叶……你怎么可以这样,要别人的男朋友干你,你太淫荡了,不理你了。”茵茵生气的抓了一下我的乳房,拉着小白要走:“衣服我们没收了,哼!”

    小白皱着眉头,想说什么又咽回去了,只得跟着茵茵走了,走之前还不忘用手指轻轻抠一下我的嫩穴。

    “呜呜呜……”我只能赤裸著雪白的身体,浑身颤抖的趴在墙壁上,大量的爱液不停地从嫩穴里流出,沿着大腿内侧一直流到小腿,最后被泡泡袜吸收。

    “唔……有没有……路过的男人……干小叶一下……谁都可以……噢……好辛苦……”

    我浑身无力的慢慢趴了下去,身上唯一的衣物就是这件已经被掀到腰际的超短裙。现在只要谁到杂货店里来买东西,肯定能看到名牌大学的校花几乎赤裸的趴在门口,等待着任何男人来干。

    我喘著粗气,迷糊的视线慢慢闭了起来。

    一声炸雷把我惊醒,我爬起来看看四周,刚才还阳光刺眼,现在已经黑不溜秋,大雨倾盆了。我睡了多久?

    我身体已经湿透了,一阵寒意浸透我的肌肤,超短裙紧紧的贴在身上,头上有雨棚,但是雨水还是从一些细小的地方滴下来,我蜷缩著赤裸的身体靠在墙壁边,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呜呜呜……死茵茵……居然联合小白来欺负我……”

    我坐在地上,雪白的双手抱着弯曲著同样雪白的双腿,滚圆的大腿将娇美的乳房压成了柿饼,湿润的秀发紧紧的贴着我的身体,全身沾满了晶莹的水珠,整个身体被风吹得瑟瑟发抖。

    这时候杂货店的门打开了,出来一个大约50岁左右的老伯,他睡眼蓬松的看着我。

    “对……对不起……我……我只是在躲雨……我……”我慌忙用手遮住湿淋淋的身体,挣扎着想起来。

    老伯也猛地惊醒了,上下打量我一下,便抓着我的手把我往屋里拉:“小妹妹,外面冷,进来坐下吧!”

    我跟着老伯进到杂货店,老伯让我坐在一个椅子上。这个杂货店让我想起了中国古代的药店,周围都是些古典木头家俱,墙壁边还靠着药店特有的有一格一格的小抽屉的柜子,只有中间摆了玻璃的货柜。

    老伯泡了杯热茶递给我,我颤抖的握在手里,原本满身的欲望已经消去了大半,剩下的是因为全身赤裸面对一个陌生老伯而带来的强烈羞耻感。

    老伯搬个凳子坐在我对面,伸出双手贴着我的大腿:“小妹妹,怎么不穿衣服就跑出来了?”

    我低下头不敢看他:“不是……我出来的时候穿了衣服的,是朋友开玩笑,都拿走了……”

    “这个玩笑也开过火了啊,连内裤都拿走了。”老伯俯下身子朝我微微分开的大腿内侧看去,我赶忙夹紧双腿。一股电流猛地从脚底涌上脑门,稍微暖和一点,原本那尚未高潮的欲望又激发出来了。

    “好……好想要……”我慢慢又分开了双腿,露出了正在吐著爱液的嫩穴。

    老伯先是一惊,随后又笑呵呵的将紧紧贴著大腿的超短裙掀了起来,柔软的嫩穴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空气中了。

    “好漂亮的小穴。”老伯伸出手指轻轻刮著湿淋淋的软肉:“好久没有摸过女人了,想不到居然还能摸到这么嫩的穴,年轻的女孩就是好。”

    老伯用力分开我的双腿,手指也慢慢进入潮湿的穴内,“噢!好舒服……”我半睁著双眼,视线渐渐又变模糊了。

    老伯伸出粗糙的舌头,贴着我的小腹慢慢往上游走,随后碰到的我正遮著双乳的手臂,我红著脸放开手臂,将少女的另一个私密部位展现给了眼前的陌生老伯。老伯的舌头继续上移,越过坚挺柔软的娇乳、白皙的锁骨,最后钻进了我的嘴里。

    “啪嗒……啪嗒……”外面传来了什么东西的倒塌声,老伯吞吞口水,放开我的身体,打开小门一看:“奶奶的,居然把我的雨棚给压塌了。”

    我还沈浸在肉欲里,老伯扭头跟我说:“我房间里有个浴桶,你用厨房的开水兑点冷水先洗个澡,毛巾的话就用我床上的被单。”老伯说完就到外面支雨棚去了。

    我休息了一会,照着老伯的指示将热水倒进浴盆,然后脱下湿透的鞋袜和超短裙坐了进去。“好舒服……”全身泡在热水里,快感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强烈,好讨厌……我忍不住用手抚摸自己,白皙的手指微微分开柔软的肉唇,将一截手指慢慢插了进去。

    “噢……”第一次将自己的手指插进自己的小穴,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在别人房间里手淫可是不好的行为哦!”老伯忽然冒出来,他全身也湿透了。

    我吓得立刻缩回手指:“对……对不起……忍不住就……”

    “高潮了没有?”

    “没有……刚才被朋友挑逗起来,一直没有高潮……”我红著脸低下头说。

    “难怪这么敏感。好吧,你洗完了,让伯伯洗。”

    “嗯……”我双手护住乳房爬出浴盆,拿起老伯的被单擦干净身体,然后裹着被单坐在床上。老伯爬进浴桶,用我刚洗过的水洗澡。

    “你叫什么名字?”

    “小叶……”

    “嗯,我姓王,叫我王伯吧!”

    “嗯……”

    王伯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的身体,我红著脸,紧紧抓着裹住我身体的被单。王伯的被单又薄又破,还有点黏黏的,不知道他盖过多少年了,有没有洗过。

    “嘿嘿,被单是不是黏黏的?”

    “嗯……”

    “嘿嘿,我每次打完手枪都没纸,就用被单擦擦。”

    “啊……”听到这个后我浑身一颤,不知道为什么一点儿也不觉得厌恶,反而特别兴奋,刚刚才洗干净的小穴又涌出爱液。坐在床上浑身发热,不知道该怎么办。

    “老王,我来拿东西了。”外面一个人在喊。

    “好咧,我叫我的伙计拿给你,钱给他。”王伯指指桌子上的一个纸盒子,难道他叫我送过去?我看看镜子里的自己,雪白赤裸的身体上就裹着一件破破的被单,上面露出大片白皙的胸口和瘦削的肩膀,下面只能是刚好遮住嫩穴,白净匀称的双腿全部暴露出来,如果弯腰或者蹲下都会走光。

    “快去啊,这个东西卖238,你收他230,钱箱在最下面,你低头就能看到。”王伯看我在犹豫,催我道。

    “嗯……”我只好裹着这沾满王伯精液的被单,穿着王伯的拖鞋走了出去。

    我一掀开帘子,外面站着一个大概40岁的男人,看到我一出去,男人立刻呆了。嘿嘿,迷住了吧?

    我将纸盒子交给他,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慢慢从口袋里拿出250块钱放在我手里。我弯腰将钱放入钱盒子里,还得找20,但是盒子里除了100的就是50的。

    “王伯,有没有零钱啊?”

    “盒子里应该有零钱啊,你找找看。”

    难道这个不是钱盒子?我蹲下来,松开手在柜子里找来找去,但除了这个盒子,其它盒子里都没有装钱。

    “王伯,没有。”

    “那你去柜子顶上拿,那里有。”

    我擡头看了看,柜子顶上是有一个类似钱盒的盒子。我拍拍手站了起来,却不料被单就这么掉了下去。

    “啊……”我双手捂住乳房,男人却睁大了眼睛。被单掉在地上已经脏了,继续裹被单的话等会又要洗澡,而且被单也遮不住什么,不裹被单的话就要全裸面对这个男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王伯又在那边催:“找到没?”

    哼,今天就让你看个够!我一手护住双乳,一手拉过一条凳子,然后爬上凳子,踮起脚尖,双手伸到柜子顶端,将盒子拿下来。由于面对着柜子无法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我只好转过身,将自己白皙赤裸的身体正面面对男人,打开手里的盒子。

    他现在肯定已经将我全身上下看得清清楚楚,包括我那柔软挺立的娇乳和正在流着爱液的小穴。

    讨厌,盒子里装的居然是一些票据。

    我将盒子放回原位,那个男人还在死死地盯着我,“不……不要这么盯着我啊!”我一手护住双乳,一手挥动着提醒他。“哦……好……好……”男人回过神来低下头。

    柜子顶端还有一个盒子,离我也不远,我便分开腿来一脚踩在柜台上,伸长手将另一个盒子取了下来。

    “小妹妹,你的小穴真漂亮,还一直在流水呢!”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凑近我的小穴了,还伸出一只手似乎想摸一下。

    “不……不可以碰……噢……”我感觉到小穴里又流出一丝爱液,由于双腿是分开着的,爱液就直接下落,滴在柜台上。

    “哎呀,小妹妹你也太淫荡了吧,我可没有碰噢!”

    “唔……好羞……”我忍着巨大的羞耻感和快感打开手里的盒子,呜呜……居然又不是钱。

    “王伯……柜子顶上……没有啊……”

    这时候王伯顶着一头泡沫掀开帘子,指著门边的一个小柜子:“在那个柜子上。”然后又进去继续洗澡了。

    我看了看王伯指的柜子,要去那个柜子就必须出柜台,要赤裸著身体走过男人身边才行。男人笑着看着我,似乎在等着我过去。一想到这里,本来就湿滑不堪的小穴再次吐出大量的爱液,我赶忙收回脚,才不至于让爱液又滴在柜台上。

    穿好拖鞋,我双手护住娇乳,战战兢兢的走过男人身边,男人没有碰我,只是一直跟着我走到柜子边,看着我翘起屁股爬上柜台。

    柜子顶端有四个盒子叠起来,我先拿起上面一个,打开来,是一些乱糟糟的叶子。这时候那男人伸出手放在我细嫩的脚上,一会儿摸摸脚背,一会儿捏捏脚趾,玩得不亦乐乎。

    我没有时间管他,只想快点找到钱盒子,找给他钱然后马上躲起来。

    要拿第二个盒子,我只得先放下手里的这个,但是周围又没有地方给我放。我看了看正在玩弄我的小脚的男人,深呼一口气,弯下腰,把盒子放在柜台上。

    柜台只有这么点大,我一弯下腰,翘起屁股,整个耻户大咧咧的对着男人,好像是故意要让他看我湿淋淋的小穴一样。趁他没有反应过来,我立刻直起腰,踮起脚尖,取下第二个盒子。

    呜呜呜……怎么还是一些乱糟糟的叶子啊?这个店到底是卖什么东西的?

    我又弯下腰放下盒子,男人这次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趁着我翘起屁股,嫩嫩潮湿的肉穴对着他的时候,他伸出手指,分开了柔软的肉瓣,将本来挡在里面的爱液释放了出来。

    “啊……”我的双腿无力地颤抖,赶忙扶著柜子才不至于掉下去:“不……不要这样啊……客人……”

    “嘿嘿……太漂亮了,有点忍不住。”男人收回手,我则努力直起腰,又拿下第三个盒子。这次终于装的是钱了。

    我先将其余两个盒子放上去,才抱着钱盒爬下来。他似乎还没有摸够,等小脚穿进拖鞋了,他才松手。

    我将钱盒放在柜台上,背对着男人数钱:“5,10,12,14,噢……14……不对……不要摸……”那男人贴着我的裸背,伸出手抚摸我赤裸光洁的大腿,害得我无法专心数钱。

    “15……16……18……20……”我转过身把钱给他,他笑着亲一下我的脸,然后打开小门走了。

    “客人,你的钱……”

    “嘿嘿,给你的小费。”

    我红著脸嘟哝著:“你以为我做服务啊?还给小费……哼!不要白不要。”

    “怎么了?他人呢?”我正将零钱放进钱盒里,王伯走出来了。

    “走……走了……给了我……小费……”

    王伯坐在凳子上,一把搂着我的腰,将我赤裸火热的身体抱在怀里:“小叶很会用身体赚钱嘛!”

    “不……不要这么说……噢……”王伯从我身后抓着我的双乳,双手捏著早已硬挺的乳头轻轻揉捏。我颤抖著身体,欲望达到极限,感觉再没有人来干我,小叶马上就会死掉。

    “难受吗?”

    “嗯……好难受……”

    “要不要王伯帮你高潮?”

    “好……王伯……帮我高潮……”

    “要怎么做呢?”

    “干小叶……王伯,快干小叶……”我不顾廉耻地扭著细腰,央求一个50多岁的男人来干自己。

    “嘿嘿,那好。”王伯脱下短裤,扶着我的纤腰,将自己粗大的龟头抵在我湿热的嫩穴上来回摩擦,不一会儿,王伯的龟头就被爱液浸满了。

    “噢……噢……不要折磨小叶了……给我……”

    坚硬的龟头分开柔软的嫩唇,粗大的肉棒慢慢进入了稚嫩的小穴里。

    “好舒服……噢……”

    “小叶,你里面又热又紧……”

    “噢……王伯的……好粗……嗯……”

    粗大的肉棒慢慢插进敏感的小穴直到全根没入。

    “啊……顶到子宫里面了……”

    “够了吗?”

    “不够,不够……大力地干小叶……狠狠地干……呀……”

    “老王,我上次……”一个拄著拐杖、骨瘦如柴的老人走了进来,看到柜台里的活春宫,不由得楞了一下。

    “老烟啊,来拿烟叶么?”王伯搂着我的腰,很自然地跟这个叫烟鬼的老人打着招呼。

    “唔……啊……人家要高潮了……再干一下嘛……”好讨厌,又在别人要高潮的时候打断!

    “等会再干啦!小叶,你先去帮烟伯伯拿东西。”王伯推了一下伏在柜台上喘着气的我,指了指刚才我拿钱的那个柜子。

    “嗯……”我艰难的翘起屁股,让顶入子宫里的肉棒慢慢退出我的嫩穴。

    “噢……”

     
     
    上一篇:淫蕩的貝貝 下一篇:趁泡溫泉之際操了單位極品少婦
     
     

    猜你喜欢

      美少女享受抽插乐趣(17P)
      兄弟的脚趾按摩[26P]
      (CG)美眉小身材太棒(16P)
      岛国公交车上的套路忒深了 [20P]
      清清户外黑泳装美女【10P】
      美女用樱桃小嘴含鸡巴(16P)
      商場里的兩位美女,讓人口水直流
      (CG)萌萌的可爱小萝莉(18P)
      寝られ妻レビアン女房浮気手[20P]
      漂亮的戒指和美好的奶子-(13P)
      美女狱警被犯人强奸(15P)
      牛仔美腿女郎
      (CG)美乳小淫女(17P)
      がめらないたち[20P]
      泳池边铺上摊子露(14P)
      美女在泳池里打飞机(14P)
      牛仔紧臀美眉
      (CG)美臀一箩筐(18P)
      気んむ美女ブマ 小川子[20P]
      神秘气息的高冷女-(13P)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