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广告
  • 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496.net: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

    文章阅读

     

    女子大生的恥辱夜

     
     

    发布日期: 2018-07-09

     
     

    我工作累了,很想脫離大阪市的煩雜,於是大約是在一個秋陽微弱的午後二點左右,我決定登上六甲,這是一座相當優秉的山,搭阪急電車,只要三十多分就可以到達六甲山。

    這是一座我爬過有興趣的山,我曾經爬過幾次。

    我故意避過襁車或大橋,慢慢地優閒爬人煙稀少的小徑,突然,天空一片陰霾,我一口氣直登山頂,暫時在一間茶店躲雨,仔細一看,外面正降起了傾盆大雨。

    看樣子這場雨,不會很快停,我擔起心來了。帶來的錢不多,又沒有其它較便宜的旅館。

    幸好,這家茶的老婆婆人非常親切,她要我暫時住,此空房四、五間,飲料等也相當豐富。

    老婆婆招呼我到裡面的一間,屋內正座落在六甲山脈的三角點最高峰,霏霏的雨絲更顯得蒙隴美。

    一想到必需在此孤伶伶的渡過一夜就覺得傷感,突然又令我想起妻子恐怕會為自己擔心。世間只有妻子和自己最親密,每天見面不覺得什麼,離開後,才覺得思念起來。

    老婆婆端飯菜,一邊和我閒聊起來,原來家中還有丈夫和一個女兒。丈夫出門,可能被這場雨擋進了歸路。

    至於女兒原本在人家中幫傭,最近因為主人的女兒病,死所以賦閒在家。現在成天在家,睡覺看書。

     

    聽說店家的女兒今年二十一歲,我想一定也不是什麼美人,可是一聽說家中還有位年輕女性在,我就心癢癢起來了。

    雨愈下愈大,暴風雨之聲音令人有些恐布,像似要把整棟屋子吹垮掉般。我因為有便意,出房間找老婆婆,結果發現直通店門口的木皮房間內,好像有個女人緊緊地坐在一超。當我出聲音,女人回頭微笑一下,我瞄到一下女人的臉。

    陰暗的燈光下,女人的眼鼻相當分明、臉和胸部曲線都相當美麗。

    我坐在她們的身傍,突然風一吹,電燈熄掉了,轟隆一聲,大門好像倒塌了媽媽,好恐怖呀,趕快點獵燭!

    似乎女兒相當不安,老婆婆似乎在找燈,暴風雨愈刮愈大,突然整個屋子搖動起來了。

    「啊…」女人大聲叫起來,突然摟住我,女人的髮香一時撲鼻,不由得令我一時興奮。

    不久,我在抱著女人身體的時候,體內的熱血突然鼓動起來了,我幾乎要窒息般,於是我伸出手嫵摸她的大腿,溫熱的肌膚觸覺令我的大腦擾亂起來,手向前伸,突然摸到毛茸茸的肉塊,女人的身體劇烈的壓住我的身體,當我的手指尖觸摸到濕熱的肉片時,老婆婆已經點起燈了,女兒驚訝的走掉了。

    深夜,暴風雨依然未歇,我指尖依然殘存女人陰戶的感觸,一時今我輾轉無法入眠。

    不知不覺之中睡著了,醒來時,風歇但雨未停。

    我想上廁所,拿著蠟燭走出屋外。當我打開廁所門時風吹來,燈又停了。正要摸黑進門時,突然感覺前面好像有個人影,我以為是老婆婆,叫一聲,對方回答…

    「是我!」

    瞬間她抓住我的手腕,又激起我的情慾。

    黑暗之中,女孩的肉體,在棉被上面激烈燃燒,我被壓倒,成為被動。

    「哦…哦…嗯…用力…」

    右手指插入大腿內,摸索陰核,巧妙運動不久後,女孩的心跳加速,手用力抓住我,我曾一度放開右手,含女孩仰躺撥開身上衣服,手指鑽進肉穴內。

    我輕輕撫弄陰核幾下女孩早已上氣接不了下氣般的大喘。

    我那早已硬舉的陽巨龜頭尖端,用力頂在陰戶,並揉磨幾下。

    不久用力一推,順著淫水順滑的推送起來。那種快感令我興奮,當我繼續用力扭擺幾下,女孩早已露出高亢的喜悅聲。

    她似是啜泣又是呻吟般,陰戶把整根肉棒吞沒進去,我一時趐癢難忍。

    稍做休息後,陰莖拔出來,陽具被柔軟溫柔的女唇銜住了,女人暫時舔片刻後,似乎有意這樣子亙相摟抱著睡覺。

    翌日,我把住宿費放在桌上給老婆婆,走出茶店,可是卻不見女人蹤影。

    多少有些依依不捨,畢竟有過一夜溫存,我想難道女人絲亳不在意嗎?我邊看著睛空萬里,邊走向纜車場。

    大約等了二十分左右,正坐上纜車座位時,心中又想起昨夜的女子。或許那是在陰暗的燈光下,才會有如此開放大膽的行為吧,這種奇遇,今我對人的命運和微妙性感到不可思議。

    發車的鈴響了,真是個有趣的六甲之夜,再見吧!我像個年輕人般的感傷,往窗外眺望時,看到慌忙中走來的女人影子。

    是昨晚的女人,她忽忙的跳上車門,走向我的身邊。

     

    「真無情,放下就走。」

    「我…我是無心的,因為看不到你…」

    「這樣子就離開了,我…我不要!」

    「那你想怎麼做?」

    「我要跟你走,我不想再像昨晚那樣,我們到另一個地方去,靜靜坐下來談話…」

    「嗯,但是說實話,我是散步性質出來的,所以我身上沒帶多少錢!

    「那個沒有問題,我有,你看這些,夠吧?」

    我看了一下女人的皮包,裡面有三百五十日圓,那天早上,我付給茶店的費用只有三日圈,由此可以知道三百五十日圈有多大的價值。

    我很意外,山中的女孩擁有這麼多錢,令我感到不可思議,而且還竟然要給我,甚至跟我走。我仔細看一下,穿著打扮都不像山中女孩。

    我們下山朝神戶去,然後在三宮換車,住入海邊旅館。

    我們住入可以見到波浪拍岸的二樓一室,女孩要求親吻。

    「你…你認為我是什麼樣的人?也許你不相信,昨晚那種事倩,是我的第一次。」

    我半信半疑,如果她是處女,應該不會有那樣的行為,把男人的陽具含在口中,那是一般處女做不到的。我對她的話一笑置之。

    「哦!你還是不相信,那算了,啊…老公…啊…稱你老公,哈…哈…請別笑我…」

    「你說些什麼?很奇怪的人,我們一起洗澡吧?」

    「啊、一起嗎,不…我怕羞…」

    「為什麼害羞,我和你已不是別人了…」

    「可是,還是…」

    「好吧,不要…那我洗完澡就走…我還有事,不能一直待在此地…」

    說完,我故意走出,女人追過來…

    「一起洗吧!生氣了嗎!不要不要生氣!我道歉!」

    說完,把我的手握得緊緊的。

    接著,我們立刻進入浴室,女孩害羞的脫掉衣服,我是從事畫人像的工作,困此對裸體不會感到特別刺激。

    肌膚有彈性,不是很白,但四肢很勻襯,胸部隆起,臀部渾圓等,我仔細的看著

    「不要,那樣盯著看嘛!」

    「當然要看,美人總會吸引人的注意力,這是人類的本能…」

    「哦,那我的身體很有價值嗎?」

    「有,我替你畫,手不要遮住…」

    我靠近女孩,她有些害躁,手始終不離陰戶,我擋掉女人的手,這時女人臉紅起來,瞬間我對這女人湧起新的欲求。

    我用力壓住女人的肩,讓她仰躺下來。我的唇重疊在她的唇上,胸部柔軟乳房的感觸。

    雙方大腿接觸在一起時的感覺,特別敏銳,一時慾火上升。

    我舉起膨脹了的陰莖,用力一刺,沒有壓到。我右手摸索目標後,再把陰莖朝目標插入,由於肉堅,因此好不容易才插進去。

    輕輕抽送幾下後,漸漸感覺趐麻。陰戶塞得滿滿的,看來非常舒服,女人也漸漸亢奮,她的氣喘聲在浴室內出現迴響。

    女人的膛肉把陰莖塞得密不透風,使我的龜頭癢趐趐的,我一時已經到了消魂的階段,這時女人浪叫說︰「啊…嗯…太美了…對…對那裡…」

    我拚命地抽送,又聽到女人的浪叫聲,這時我加速抽送,時快時慢、時淺時深,幾乎撞破子宮。

    我在渾然忘我中,也呻吟了,插入快樂中,瞬間只有快感。

    一時趐麻,二人一起丟出汨汨的淫水。

    在洗完澡,再經過大戰後,感覺啤酒特別美味。

    我們兩人摟在一起,女人的肌膚觸摸我的陽具,她再度用手搓揉我的陽具,可是我已經不行了…我半坐起,仔細看清女人嫣紅的裂縫,這時,陽具已經微微顫動了,女人手握住陰莖,而我則用腳搓揉女人的陰戶。

    然後…要到滿足當然花一段很長的時間,可是對女人而言,似乎已經是極大的快感了,淫液出奇的大量湧出,女人更是樂不可支。

    我對著如此性慾強烈的女人,感到有些羨慕的問︰「你說你是處女,是真的嗎?」

    她說︰「你不相信嗎?男人就是這樣,我告訴你一個女孩子的故事吧,那可以代表我個人的故事。」

    女人叫阿明,她開始說故事了。

    阿明生下來就是個薄倖子。母親是神戶某個大貿易商家的女庸,被老闆睡過一夜,不小心竟懷孕,但老闆不承認,給她一筆分手費就被打發掉了。

    母親為了生活把阿明寄養在朋友的家庭,但自從寄養家庭有了親生孩子後就視阿明為障礙,於是阿明到處流浪,終於被六甲山夫婦收養,至今已經有了十二年。

    後來阿明被神戶一個有錢人的有病小姐喜歡上,因此阿明成為照顧這家小姐的特別護士。

    這位富家小姐叫千加子,她有心臟病,住在山頂的別墅,平日只有阿明和一位老媽子陪著她養病。

    平日阿明睡在千加子的隔壁床。

    有一天千加子要阿明陪她睡。她不疑有它,就一起睡了,千加子說︰「你怕不怕我給你傅洩?」

    「不…我寧可你傳洩給我,這樣我會感覺更幸福。」

    「你真傻,這種病怎麼會傳洩,有一天我會嚴重的死去…」

    「不…我不要小姐死,小姐死…我也要去死!」

    這時兩人擁抱在一起,他們像是一對情同手足的親生姊妹。

    當擁抱過片刻後,千加子問︰「阿明要不要撫摸我…?」

    「咦?摸哪裡?」

    「這裡!」

    阿明的手被指向陰戶。

    柔軟、鬆鬆的陰毛,這時阿明嚇了一大跳。阿明自淫過,他知道那種感覺,既然千加子要她撫摸,他當然不會抗拒。

    於是他輕輕的用手指撫摸著那柔軟的陰戶,上、下搓揉,千加子要求更用力些,瞬間千加子己經氣喘如牛了。

    「啊…阿明,好舒服哦…哦…好美喲…」

    這時阿明也慾火上升了,不知何故,胸平昂奮,身內的血液賁張。

    阿明縮手,抱住千加子,和千加子二人肌膚緊緊地靠在一起,這樣子還是不能滿足,所以她騎跨在千加子的身上。

    接著彼此互相摩擦乳房、陰戶、彼此都感到陣陣趐麻顫抖起來。一時快感傳至全身,她們的陰戶更緊密了。

    從此二人更加親密。尤其阿明內心充滿幸福感,自己的不幸身世,從末有過如此快樂過。

    自從有過第一次接觸過,二人澈底袒衽相觸,漸漸地也摸到訣竅,因此更進一步可以增加快感。

    阿明因此發現自己的陰核特別大且硬。和千加子相比差異相當大,因此更令千加子感到快感無比。

    但是持繽那種行為五天後,千加子發高燒,醫生命令必須讓她保持絕對安靜阿明十分自責,幸好第三天燒退了。穩定幾天後,千加子又要求做那種事。

    「小姐,不要再做了,我很痛苦,怕傷到你的身體…」

    「不會,不會…不會再發了,快…快做…你如果討厭做,那你滾…」

    「哎呀,我做,不要那麼生氣嘛…」

    「哈…也沒有什麼!快親嘴!」

    熱烈擁吻中!阿明內心的慾火再度竄升,瞬間一發不可收拾就像野獸般的發情,她們脫去身上衣物,再度赤裸相見。

    以後,她們的快樂就持續不斷。有天晚上,千加子不滿阿明,彼此坦承相告後,阿明更深入千加子的瞠底。

    陰戶對陰戶實在無奈,阿明為了討好千加子,想盡各種方法。

    第二天晚上,她想不出再好的辮法後,阿明將電燈泡插入濕黏黏的陰戶,三十燭光大小的燈泡被陰戶吸得緊緊的,一抽一插之中,千加子的眼更細,舒服得扭擺箸。

    第一個晚上,可以滿足千加子的慾望,可是,持續二、三個晚上後,連電燈泡也無法滿足了,當她進入高潮時浪叫的說︰「啊…更深一些…再用力…」

    她的身體像扭曲的蛇那樣。

    那天晚上,千加子問阿明說︰「你見過男人的陰莖嗎?」

    阿明紅著臉,回答沒有。

    「對了,一定很大吧,有這麼長和粗大吧?」

    「啊…那麼大!那褲子不是戳破了嗎?」

    「對…所以平常小小的…」

    「咦?平常?為什麼?」

    「平常,就是不做時,你還不懂嗎?那樣子才能插入女人的陰戶內…」

     

    「就是一大一小。」

    阿明臉紅紅的笑了,她對自己的無知感到羞恥了。

    千加子說她見過男人的陽具。那是瑪莉跑進隔壁的院子樹下,當她正要去抱起瑪莉時,突然看見窗內有個男人赤裸身體握著脹膨膨的大陽具插入,躺在床上張開兩條圓肥白嫩的大腿的豐實陰戶。

    女人一付酸癢的樣兒,不一會兒便陰水汨汨流出。她的臉上,立刻呈現了淫情的笑意。

    說到這裡,千加子和阿明再摟抱,互相搓揉陰戶,直到二人都舒服已極,精疲力竭為止。

    過了二、三天後。

    早上散步是阿明和千加子日課表。當她們靜靜坐在板蹬,觀賞神戶港時,突然有個年輕男子騎腳踏車往上爬,結果可能用力過度,褲子裂開,露出陰莖,惹得阿明大笑。這時千加子也過來了,她問︰「那是誰?」

    「食品店的人,很風趣!」

    「嗯!滿帥的。」

    「小姐趕快養好病,也可以交個男朋友!」

    那天晚上,千加子的昂奮,是前所未有的。

    阿明抱住她,摩擦千加子的陰門,用手指撥弄陰核,把化瓶也插入,揉磨膣門,但千加子並末滿足。

    「不…不…不夠…妤苦喲,快去找個男人來插我…」

    「小…小姐…」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發現床罩有幾滴血跡,原來是月經來的第一天。阿明松了一口氣。

    月經過後,千加子的肉體欲求又再度燃燒起來。阿明小心翼翼的撫慰千加子的肉體,但是她依然不愉快。她說︰「阿明,用力打我吧!」

    阿明只好照著小姐的說法,用細繩子用力抽打。背上鬱血,幾乎要噴出的感覺。

    第二天晚上,鐘敲響八下後,阿明已經心神不定了,她看到千加子己經上床了,繼續做手中的織物,很袂敲打丸點鐘時,阿明默默的起身。

    她確定老媽子睡著了,便偷偷從後門溜出去。清明的月亮把山影映繪成晝,別墅外的樹木接觸到蒼白的光,形成影子落下。影子動起來了,朝著阿明移動過來。

    「阿明…你真的來了。」

    「真的…安靜地走進去吧。」

    那是飲食店的兒子,他躡手躡腳跟著阿明的後面,朝走廊走進。

    「稍等…一下子。」

    這時已經來到千加子的房間了,阿明進房內。

    「小姐…我走出去…你或許嚇一跳,有位男客人喲。」

     

    干加子把書放一邊,露出驚異的眼神。

    「好…如果他受得了,我就和他作朋友。」

    「是誰?」

    「你看了,就知道了…」

    「阿明,等一下…」

    沒說完,一位青年已經走進來了,阿明藉故溜進書房。

    她躺在木板床上,心想小姐對情慾如此激烈,雖然這種行為有些不對,但絕不會害到小姐的身體。

    過片刻後,她俏俏的走近千加子的房間,耳朵豎起來聽…

    「嗯…我不知道…那種事…」

    是千加子的聲音,青年的聲音低沈,好像在說些什麼,聽不清楚。

    接著又聽到千加子高亢的聲音說…

    「啊…不行…不…」

    一聲,那是千加子的悲嗚聲,刺到阿明的耳朵般的大聲,胸部激烈的鼓動,阿明顫抖起來了,她沒有跑開,她從紙門的裂縫中仔細往裡面望。

    那是令人無法想像得到的,男女赤裸的抱在一起。

    男人的手腕抱住女人粉白的大腿,雙膝直立,似乎陰莖還未插入。干加子那皺成一團的紅色睡衣,在燈光下格外剌眼。

    看到此狀阿明已經快愍不住氣了,她兩眼死盯著不放。

    男人的陽具是黑褐色,大得嚇人,瞬間舉起,瞄準千加子嫣紅的裂縫一插。

    「哦…」

    看得阿明酸癢無比,一時間褲內淫水源源湧出。

    肉桿子被濕淋淋的穴肉吞沒得緊緊,男人巨大的陽物就這樣一進一出的抽送起來了。千加子發出喜悅,幸福的表情,不知不覺之中,她那殲細的雪白手腕,已經緊緊地抱住男人的腰部了。

    男人抽送的速度漸漸加快,每用力扭擺腰際,帶給千加子的是膨湃的慾火,她開始發出快慰的呻吟聲…

    這時男人更是瘋狂地抽送,左又右又,時淺時深,瞬間千加子的大腿用力往上一頂,他更是加速抽送。

    「哦!小姐…我…我要丟了!」

    男人看似即將進入高潮,瘋狂地吻千加子,他緊緊的抱住千加子美麗、光滑的肉體阿明這時,早已經淫水濕成一片了,她再也看不下去,瘋狂的奔回廚房坐下。

    不知不覺中,她的手指揉磨起陰戶、陰唇到陰核。突然,一陣酸癢癢般的快感,她閉起眼睛。突然,聽到「阿明,阿明…」

    眼睛一亮,趕緊用衣物蓋起來,前面站著一位青年。

    「我要回去了。」

    「啊!對不起,小姐的情緒如何?」

    青年害羞的說︰「不…不錯吧…你問她吧,阿明下次跟你,我…比較喜歡跟你…」

    他伸手摸阿明的胸部。

    「啊、不行…我…不要…」

    「嗯!好吧…下次…」

    阿明被他摸一下過後,突然全身火熱般燃燒起來,她回到千加子的房間,看到千加子已經安靜的睡著了。

    她躺入自己的床,全身發熱睡不著,不知不覺之中,手觸摸陰戶,快感再度襲擊全身。

    飲食店的兒子,叫阿定。以後他常來別墅。千加子漸漸學會技巧,對性交的感覺體會更深c

    她開始從肉慾中得到生之樂趣。她想反正病是醫不好,只要能得到肉體上的快樂,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阿定來了五次後,開始不見蹤影,千加子日漸消瘦,悶悶不樂。

    「我去尋問老闆,只說拿了錢出去就沒有回來了。」

    千加子愈來愈不開心,天天哎聲歎氣。她說︰「啊,我身上流的是壞的血,我受不了,阿明你快去找個男人吧,任何人都可以,只要能抱我就好…」

    阿明在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後,終於想出了一計,那就是故意引誘登出來的男人,等他們上了釣後,再依計劃帶去給千加子。

    這一天她遇到一位三十多歲黝黑的青年,她把他帶到別後墅,替這位男人擦澡,並指著裡面的千加子,向男人介紹說︰「她是這家的大小姐,你可以在此好好休息!」

    「咦?都沒人,那大小姐不是很寂寞嗎?」

    阿明邊說,邊擦洗男人的腳尖,然後慢慢往上搓揉,終於擦到陰莖、睪丸,瞬間,陰莖已經膨脹得像麵包一樣,陰莖漸漸勃起,又紅又硬硬的直立起來。

    「啊!變大了!」

    「那是你摸的,所以要給你看看!」

    瞬間男人伸手插入阿明的陰戶,她正想逃,已經被緊緊的抱住了。

    「你今晚住這裡吧!」

    「不、不是我,那位小姐她會招待你。」

    「拜託,今晚一定要來吧!」

    「嗯…可以嗎,不覺得有點…

    「你怕嗎,不要擔心…」

    男人露出奇怪的表情。

    男人洗完澡被阿明帶去餐廳吃晚餐,然後又被帶去千加子的房間。

    千加子已經換上淡紅色大花質的衣服在等了,可能是剛洗完澡吧?膚色光澤透亮,連阿明都看呆了。

    談話中得知男人是個畫家,他說要替千加子畫張裸像素描。千加子笑著說︰「不行,我很瘦,要畫裸像以阿明較適合。」

    「不…不…我的身體不適合。」

    「不會,阿明脫下來,我替你畫。」

    「不,我要走了,你們好好玩吧!」

    阿明說完就走,但並沒有離去,她躲在門縫處窺視。

    當剩下二人時,於加子的性慾燃燒起來了。她抑制住衝動。

    男人想了一下子,用鉛筆畫起來了,他瞄一下千加子後,笑笑的拿給千加子千加子看到時噓了一口氣,原來那是男女交歡的激情圖。

    當千加子還在看圖,看得發呆時,男人的手已經插入濕濕滑滑的陰戶內了。

    她來不及抗拒,但心跳卻加速。

    這時干加子已經被男人壓在下面了。

    「啊…啊…請溫柔點…」

    男人讓她仰坐膝上,壓住她的唇,千加子的衣服零亂,露出雪白的大腿。

    男人似乎相當興奮,瞬間露出雄偉怒放的陰莖,抱住千加子,朝臀後方,探索陰戶,用另一隻手指撫弄陰唇,然後插入陰莖。

    經過抽送數十下後,陰戶早已濕滑湧出淫水了。

    這種從臀後抽送的方式是千加子的首次經驗,那種快感是從來有過的美妙,全身趐麻難忍,陰核受到節奏性的『外等人』摩擦,由此可見此人的性愛技巧。

    「哦…美…美死…吸我…吻我…」

    男人抬起頭,吸住千加子的唇,她的手抱住男人的頭。男人的陽具朝正面式的旋轉,接下去又是猛烈的抽插,千加子更是拚命扭擺。

    「啊…啊…受不了…再用力…」

    「啊…對…這樣子…」

    「嗯…好…美…美…我完了…」

    「啊…唔…嗯…」

    男人在肉穴中叉來入去,感情迫烈,喘氣加速,颯時間忽感樂由心生,癢從龜頭生,他的巨大陽物在千加子的肉穴中一顫一跳,一陣極度的膨脹,一陣刺心的酸癢,兩人的陰精便如噴泉湧出。

    一旁的阿明已經趐癢難忍,她跑進廚房,仰躺成『大』字型,用自己的手畫圓式的搔刮整個陰戶。

    干加子的淫慾愈來愈激烈,得不到男人的身體之間,就要求阿明的肉體。

    她的性方式變成很不正常,經常把綁了繩子的化品插入陰戶內,同時利用阿明的陰核摩擦自己的陰核,並要啊明吸吮她的乳頭。

    這種縱欲的結果令她顯得臉色蒼白,肉體鬆弛,即使化扭品,也無法掩蓋住衰弱的容顏。

    她經常要阿明替她找男人來。阿明被迫,今天又找來一位三十七、八歲,皮膚晰白的新的男人。

    男人的性技巧非常高明,第一次草草的結束,可是如果澈夜玩下去的話,千加子可能死於這男人的手中。

    第一次戰完了,男人入浴後吞了三個蛋。千加子迸躺迸等男人再來愛撫。

    可是男人呼呼大睡。經玩弄後,男人的陰莖再度硬舉,男人醒來,給女人一個長吻後大口吸住女人的乳房,接著是腹部、腰部的每寸肌膚都吸吮到。

    當男人吸吮到陰戶內的膛肉時,千加子縮著身體說︰「啊!太美了,為什麼那麼美呀?啊…太美了。」

    千加子浪叫過後,淫水早已源源溢出了,接著是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浪叫、啜泣聲…

    男人早已受不了的拔出硬綁綁的陽具,朝子宮擘刺而去!陰莖被整個吞沒。

    不一會兒像洪流般的精液飛噴而出,千加子全身像火燒山般的熾熱,她覺得非常充實、滿足。

    事畢之後,千加子傭懶,精疲力竭的躺在床上,男人早巳走了,可是千加子卻全身發燒,大量吐血。

    接著幾天,千加子持繽發燒,病情漸漸惡化了。

    可能是發高燒的緣故吧,她經常神智不清的喃喃自語,例如常說「啊…再用力插呀!」

    大約過了半個月後,千加子的病情漸漸的妤轉了,食慾也轉好了,當她可以起身時,她又再度要求和阿明交歡。

    阿明臉色稍變,她就不高興。

    過一下子,她不再要求,阿明稍稍放心,可是那天晚上,突然聽到千加子發出奇怪的聲音說︰「插,插進去。」

    阿明嚇一跳,定睛一看,千加子的陰戶膨脹得非常大,而且發著亮光。

    原來她把燈泡插入後,拔不出來了。一旦破掉就糟了,好不容易,才小心冀翼地拔出來。可是這種事情一定會再重演,阿明已厭煩透了。

    第二天,千加子又要求阿明替她找男人來。

    阿明不答應時,她就說︰「你敢不肯聽話嗎?」

    說完摔藥瓶,阿明知道千加子痛苦,也很想討她歡心,所以只好勉強答應。

    最近聽說食品店的兒子阿堂已經回來,所以阿明就想去叫他來。

    阿定起初拒絕,可是阿明極力說跟,又給了阿定十圓,阿定才答應,到了晚上,阿定來到房門前,阿明說︰「她是病人,請小心些…」

    干加子早已化完妝,坐在床上等待。

    阿定看呆了,他一靠近,又被香水迷住了,心中一陣興奮,但一想到阿明的話,他就盡量逗病人開心。

    千加子說︰「阿定快吻我…」

    「不要嗎?」

    「怕我生病?」

    「不要胡思亂想了,我願意為小姐作一切的事。」

    千加子聽到此話後,高興得眼晴更瞇,她湊近他的臉。一迸熱吻,一迸互相摟抱住,干加子露出粉雪白的大腿,阿定的手往陰戶一插,意外地發現早已濕滑一大片了。

    阿定把赤硬的陰莖,順著淫水推了進去,經經抽送。

    「哦…用力抱…用力插。」

    阿定已經忘我了,他左又右又,時淺時深。

    許久未交合過,千加子興奮的幾次流出陰精,她露出喜悅、幸福的表情。

    阿定早已忘了千加子有病,拚命抽送,直撞花心,幾乎要撞破她子宮!頃刻間,千加子發出喜悅的聲音,可是突然出一聲的高亢的呼叫後大量吐血,洩成一片鮮血。

    阿定嚇了一跳,趕緊叫阿明過來。

    千加子狂叫說︰「不…不…阿明不要來…走開,…阿定不要走…不要!」

    淫水濕淋淋的,露出發著亮的陰門,阿明幾乎不好意思再看下去。

    大約過了十天左右,小姐就死了。我曾想自殺追隨小姐而去,可是我想既然要死,不如先和男人仿過一次那種事後,再死…不過現在我己經不想死了,那種事多美呀!

    阿明說完,埋首在我的懷中。

    我工作累了,很想脫離大阪市的煩雜,於是大約是在一個秋陽微弱的午後二點左右,我決定登上六甲,這是一座相當優秉的山,搭阪急電車,只要三十多分就可以到達六甲山。

    這是一座我爬過有興趣的山,我曾經爬過幾次。

    我故意避過襁車或大橋,慢慢地優閒爬人煙稀少的小徑,突然,天空一片陰霾,我一口氣直登山頂,暫時在一間茶店躲雨,仔細一看,外面正降起了傾盆大雨。

    看樣子這場雨,不會很快停,我擔起心來了。帶來的錢不多,又沒有其它較便宜的旅館。

    幸好,這家茶的老婆婆人非常親切,她要我暫時住,此空房四、五間,飲料等也相當豐富。

    老婆婆招呼我到裡面的一間,屋內正座落在六甲山脈的三角點最高峰,霏霏的雨絲更顯得蒙隴美。

    一想到必需在此孤伶伶的渡過一夜就覺得傷感,突然又令我想起妻子恐怕會為自己擔心。世間只有妻子和自己最親密,每天見面不覺得什麼,離開後,才覺得思念起來。

    老婆婆端飯菜,一邊和我閒聊起來,原來家中還有丈夫和一個女兒。丈夫出門,可能被這場雨擋進了歸路。

    至於女兒原本在人家中幫傭,最近因為主人的女兒病,死所以賦閒在家。現在成天在家,睡覺看書。

     

    聽說店家的女兒今年二十一歲,我想一定也不是什麼美人,可是一聽說家中還有位年輕女性在,我就心癢癢起來了。

    雨愈下愈大,暴風雨之聲音令人有些恐布,像似要把整棟屋子吹垮掉般。我因為有便意,出房間找老婆婆,結果發現直通店門口的木皮房間內,好像有個女人緊緊地坐在一超。當我出聲音,女人回頭微笑一下,我瞄到一下女人的臉。

    陰暗的燈光下,女人的眼鼻相當分明、臉和胸部曲線都相當美麗。

    我坐在她們的身傍,突然風一吹,電燈熄掉了,轟隆一聲,大門好像倒塌了媽媽,好恐怖呀,趕快點獵燭!

    似乎女兒相當不安,老婆婆似乎在找燈,暴風雨愈刮愈大,突然整個屋子搖動起來了。

    「啊…」女人大聲叫起來,突然摟住我,女人的髮香一時撲鼻,不由得令我一時興奮。

    不久,我在抱著女人身體的時候,體內的熱血突然鼓動起來了,我幾乎要窒息般,於是我伸出手嫵摸她的大腿,溫熱的肌膚觸覺令我的大腦擾亂起來,手向前伸,突然摸到毛茸茸的肉塊,女人的身體劇烈的壓住我的身體,當我的手指尖觸摸到濕熱的肉片時,老婆婆已經點起燈了,女兒驚訝的走掉了。

    深夜,暴風雨依然未歇,我指尖依然殘存女人陰戶的感觸,一時今我輾轉無法入眠。

    不知不覺之中睡著了,醒來時,風歇但雨未停。

    我想上廁所,拿著蠟燭走出屋外。當我打開廁所門時風吹來,燈又停了。正要摸黑進門時,突然感覺前面好像有個人影,我以為是老婆婆,叫一聲,對方回答…

    「是我!」

    瞬間她抓住我的手腕,又激起我的情慾。

    黑暗之中,女孩的肉體,在棉被上面激烈燃燒,我被壓倒,成為被動。

    「哦…哦…嗯…用力…」

    右手指插入大腿內,摸索陰核,巧妙運動不久後,女孩的心跳加速,手用力抓住我,我曾一度放開右手,含女孩仰躺撥開身上衣服,手指鑽進肉穴內。

    我輕輕撫弄陰核幾下女孩早已上氣接不了下氣般的大喘。

    我那早已硬舉的陽巨龜頭尖端,用力頂在陰戶,並揉磨幾下。

    不久用力一推,順著淫水順滑的推送起來。那種快感令我興奮,當我繼續用力扭擺幾下,女孩早已露出高亢的喜悅聲。

    她似是啜泣又是呻吟般,陰戶把整根肉棒吞沒進去,我一時趐癢難忍。

    稍做休息後,陰莖拔出來,陽具被柔軟溫柔的女唇銜住了,女人暫時舔片刻後,似乎有意這樣子亙相摟抱著睡覺。

    翌日,我把住宿費放在桌上給老婆婆,走出茶店,可是卻不見女人蹤影。

    多少有些依依不捨,畢竟有過一夜溫存,我想難道女人絲亳不在意嗎?我邊看著睛空萬里,邊走向纜車場。

    大約等了二十分左右,正坐上纜車座位時,心中又想起昨夜的女子。或許那是在陰暗的燈光下,才會有如此開放大膽的行為吧,這種奇遇,今我對人的命運和微妙性感到不可思議。

    發車的鈴響了,真是個有趣的六甲之夜,再見吧!我像個年輕人般的感傷,往窗外眺望時,看到慌忙中走來的女人影子。

    是昨晚的女人,她忽忙的跳上車門,走向我的身邊。

     

    「真無情,放下就走。」

    「我…我是無心的,因為看不到你…」

    「這樣子就離開了,我…我不要!」

    「那你想怎麼做?」

    「我要跟你走,我不想再像昨晚那樣,我們到另一個地方去,靜靜坐下來談話…」

    「嗯,但是說實話,我是散步性質出來的,所以我身上沒帶多少錢!

    「那個沒有問題,我有,你看這些,夠吧?」

    我看了一下女人的皮包,裡面有三百五十日圓,那天早上,我付給茶店的費用只有三日圈,由此可以知道三百五十日圈有多大的價值。

    我很意外,山中的女孩擁有這麼多錢,令我感到不可思議,而且還竟然要給我,甚至跟我走。我仔細看一下,穿著打扮都不像山中女孩。

    我們下山朝神戶去,然後在三宮換車,住入海邊旅館。

    我們住入可以見到波浪拍岸的二樓一室,女孩要求親吻。

    「你…你認為我是什麼樣的人?也許你不相信,昨晚那種事倩,是我的第一次。」

    我半信半疑,如果她是處女,應該不會有那樣的行為,把男人的陽具含在口中,那是一般處女做不到的。我對她的話一笑置之。

    「哦!你還是不相信,那算了,啊…老公…啊…稱你老公,哈…哈…請別笑我…」

    「你說些什麼?很奇怪的人,我們一起洗澡吧?」

    「啊、一起嗎,不…我怕羞…」

    「為什麼害羞,我和你已不是別人了…」

    「可是,還是…」

    「好吧,不要…那我洗完澡就走…我還有事,不能一直待在此地…」

    說完,我故意走出,女人追過來…

    「一起洗吧!生氣了嗎!不要不要生氣!我道歉!」

    說完,把我的手握得緊緊的。

    接著,我們立刻進入浴室,女孩害羞的脫掉衣服,我是從事畫人像的工作,困此對裸體不會感到特別刺激。

    肌膚有彈性,不是很白,但四肢很勻襯,胸部隆起,臀部渾圓等,我仔細的看著

    「不要,那樣盯著看嘛!」

    「當然要看,美人總會吸引人的注意力,這是人類的本能…」

    「哦,那我的身體很有價值嗎?」

    「有,我替你畫,手不要遮住…」

    我靠近女孩,她有些害躁,手始終不離陰戶,我擋掉女人的手,這時女人臉紅起來,瞬間我對這女人湧起新的欲求。

    我用力壓住女人的肩,讓她仰躺下來。我的唇重疊在她的唇上,胸部柔軟乳房的感觸。

    雙方大腿接觸在一起時的感覺,特別敏銳,一時慾火上升。

    我舉起膨脹了的陰莖,用力一刺,沒有壓到。我右手摸索目標後,再把陰莖朝目標插入,由於肉堅,因此好不容易才插進去。

    輕輕抽送幾下後,漸漸感覺趐麻。陰戶塞得滿滿的,看來非常舒服,女人也漸漸亢奮,她的氣喘聲在浴室內出現迴響。

    女人的膛肉把陰莖塞得密不透風,使我的龜頭癢趐趐的,我一時已經到了消魂的階段,這時女人浪叫說︰「啊…嗯…太美了…對…對那裡…」

    我拚命地抽送,又聽到女人的浪叫聲,這時我加速抽送,時快時慢、時淺時深,幾乎撞破子宮。

    我在渾然忘我中,也呻吟了,插入快樂中,瞬間只有快感。

    一時趐麻,二人一起丟出汨汨的淫水。

    在洗完澡,再經過大戰後,感覺啤酒特別美味。

    我們兩人摟在一起,女人的肌膚觸摸我的陽具,她再度用手搓揉我的陽具,可是我已經不行了…我半坐起,仔細看清女人嫣紅的裂縫,這時,陽具已經微微顫動了,女人手握住陰莖,而我則用腳搓揉女人的陰戶。

    然後…要到滿足當然花一段很長的時間,可是對女人而言,似乎已經是極大的快感了,淫液出奇的大量湧出,女人更是樂不可支。

    我對著如此性慾強烈的女人,感到有些羨慕的問︰「你說你是處女,是真的嗎?」

    她說︰「你不相信嗎?男人就是這樣,我告訴你一個女孩子的故事吧,那可以代表我個人的故事。」

    女人叫阿明,她開始說故事了。

    阿明生下來就是個薄倖子。母親是神戶某個大貿易商家的女庸,被老闆睡過一夜,不小心竟懷孕,但老闆不承認,給她一筆分手費就被打發掉了。

    母親為了生活把阿明寄養在朋友的家庭,但自從寄養家庭有了親生孩子後就視阿明為障礙,於是阿明到處流浪,終於被六甲山夫婦收養,至今已經有了十二年。

    後來阿明被神戶一個有錢人的有病小姐喜歡上,因此阿明成為照顧這家小姐的特別護士。

    這位富家小姐叫千加子,她有心臟病,住在山頂的別墅,平日只有阿明和一位老媽子陪著她養病。

    平日阿明睡在千加子的隔壁床。

    有一天千加子要阿明陪她睡。她不疑有它,就一起睡了,千加子說︰「你怕不怕我給你傅洩?」

    「不…我寧可你傳洩給我,這樣我會感覺更幸福。」

    「你真傻,這種病怎麼會傳洩,有一天我會嚴重的死去…」

    「不…我不要小姐死,小姐死…我也要去死!」

    這時兩人擁抱在一起,他們像是一對情同手足的親生姊妹。

    當擁抱過片刻後,千加子問︰「阿明要不要撫摸我…?」

    「咦?摸哪裡?」

    「這裡!」

    阿明的手被指向陰戶。

    柔軟、鬆鬆的陰毛,這時阿明嚇了一大跳。阿明自淫過,他知道那種感覺,既然千加子要她撫摸,他當然不會抗拒。

    於是他輕輕的用手指撫摸著那柔軟的陰戶,上、下搓揉,千加子要求更用力些,瞬間千加子己經氣喘如牛了。

    「啊…阿明,好舒服哦…哦…好美喲…」

    這時阿明也慾火上升了,不知何故,胸平昂奮,身內的血液賁張。

    阿明縮手,抱住千加子,和千加子二人肌膚緊緊地靠在一起,這樣子還是不能滿足,所以她騎跨在千加子的身上。

    接著彼此互相摩擦乳房、陰戶、彼此都感到陣陣趐麻顫抖起來。一時快感傳至全身,她們的陰戶更緊密了。

    從此二人更加親密。尤其阿明內心充滿幸福感,自己的不幸身世,從末有過如此快樂過。

    自從有過第一次接觸過,二人澈底袒衽相觸,漸漸地也摸到訣竅,因此更進一步可以增加快感。

    阿明因此發現自己的陰核特別大且硬。和千加子相比差異相當大,因此更令千加子感到快感無比。

    但是持繽那種行為五天後,千加子發高燒,醫生命令必須讓她保持絕對安靜阿明十分自責,幸好第三天燒退了。穩定幾天後,千加子又要求做那種事。

    「小姐,不要再做了,我很痛苦,怕傷到你的身體…」

    「不會,不會…不會再發了,快…快做…你如果討厭做,那你滾…」

    「哎呀,我做,不要那麼生氣嘛…」

    「哈…也沒有什麼!快親嘴!」

    熱烈擁吻中!阿明內心的慾火再度竄升,瞬間一發不可收拾就像野獸般的發情,她們脫去身上衣物,再度赤裸相見。

    以後,她們的快樂就持續不斷。有天晚上,千加子不滿阿明,彼此坦承相告後,阿明更深入千加子的瞠底。

    陰戶對陰戶實在無奈,阿明為了討好千加子,想盡各種方法。

    第二天晚上,她想不出再好的辮法後,阿明將電燈泡插入濕黏黏的陰戶,三十燭光大小的燈泡被陰戶吸得緊緊的,一抽一插之中,千加子的眼更細,舒服得扭擺箸。

    第一個晚上,可以滿足千加子的慾望,可是,持續二、三個晚上後,連電燈泡也無法滿足了,當她進入高潮時浪叫的說︰「啊…更深一些…再用力…」

    她的身體像扭曲的蛇那樣。

    那天晚上,千加子問阿明說︰「你見過男人的陰莖嗎?」

    阿明紅著臉,回答沒有。

    「對了,一定很大吧,有這麼長和粗大吧?」

    「啊…那麼大!那褲子不是戳破了嗎?」

    「對…所以平常小小的…」

    「咦?平常?為什麼?」

    「平常,就是不做時,你還不懂嗎?那樣子才能插入女人的陰戶內…」

     

    「就是一大一小。」

    阿明臉紅紅的笑了,她對自己的無知感到羞恥了。

    千加子說她見過男人的陽具。那是瑪莉跑進隔壁的院子樹下,當她正要去抱起瑪莉時,突然看見窗內有個男人赤裸身體握著脹膨膨的大陽具插入,躺在床上張開兩條圓肥白嫩的大腿的豐實陰戶。

    女人一付酸癢的樣兒,不一會兒便陰水汨汨流出。她的臉上,立刻呈現了淫情的笑意。

    說到這裡,千加子和阿明再摟抱,互相搓揉陰戶,直到二人都舒服已極,精疲力竭為止。

    過了二、三天後。

    早上散步是阿明和千加子日課表。當她們靜靜坐在板蹬,觀賞神戶港時,突然有個年輕男子騎腳踏車往上爬,結果可能用力過度,褲子裂開,露出陰莖,惹得阿明大笑。這時千加子也過來了,她問︰「那是誰?」

    「食品店的人,很風趣!」

    「嗯!滿帥的。」

    「小姐趕快養好病,也可以交個男朋友!」

    那天晚上,千加子的昂奮,是前所未有的。

    阿明抱住她,摩擦千加子的陰門,用手指撥弄陰核,把化瓶也插入,揉磨膣門,但千加子並末滿足。

    「不…不…不夠…妤苦喲,快去找個男人來插我…」

    「小…小姐…」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發現床罩有幾滴血跡,原來是月經來的第一天。阿明松了一口氣。

    月經過後,千加子的肉體欲求又再度燃燒起來。阿明小心翼翼的撫慰千加子的肉體,但是她依然不愉快。她說︰「阿明,用力打我吧!」

    阿明只好照著小姐的說法,用細繩子用力抽打。背上鬱血,幾乎要噴出的感覺。

    第二天晚上,鐘敲響八下後,阿明已經心神不定了,她看到千加子己經上床了,繼續做手中的織物,很袂敲打丸點鐘時,阿明默默的起身。

    她確定老媽子睡著了,便偷偷從後門溜出去。清明的月亮把山影映繪成晝,別墅外的樹木接觸到蒼白的光,形成影子落下。影子動起來了,朝著阿明移動過來。

    「阿明…你真的來了。」

    「真的…安靜地走進去吧。」

    那是飲食店的兒子,他躡手躡腳跟著阿明的後面,朝走廊走進。

    「稍等…一下子。」

    這時已經來到千加子的房間了,阿明進房內。

    「小姐…我走出去…你或許嚇一跳,有位男客人喲。」

     

    干加子把書放一邊,露出驚異的眼神。

    「好…如果他受得了,我就和他作朋友。」

    「是誰?」

    「你看了,就知道了…」

    「阿明,等一下…」

    沒說完,一位青年已經走進來了,阿明藉故溜進書房。

    她躺在木板床上,心想小姐對情慾如此激烈,雖然這種行為有些不對,但絕不會害到小姐的身體。

    過片刻後,她俏俏的走近千加子的房間,耳朵豎起來聽…

    「嗯…我不知道…那種事…」

    是千加子的聲音,青年的聲音低沈,好像在說些什麼,聽不清楚。

    接著又聽到千加子高亢的聲音說…

    「啊…不行…不…」

    一聲,那是千加子的悲嗚聲,刺到阿明的耳朵般的大聲,胸部激烈的鼓動,阿明顫抖起來了,她沒有跑開,她從紙門的裂縫中仔細往裡面望。

    那是令人無法想像得到的,男女赤裸的抱在一起。

    男人的手腕抱住女人粉白的大腿,雙膝直立,似乎陰莖還未插入。干加子那皺成一團的紅色睡衣,在燈光下格外剌眼。

    看到此狀阿明已經快愍不住氣了,她兩眼死盯著不放。

    男人的陽具是黑褐色,大得嚇人,瞬間舉起,瞄準千加子嫣紅的裂縫一插。

    「哦…」

    看得阿明酸癢無比,一時間褲內淫水源源湧出。

    肉桿子被濕淋淋的穴肉吞沒得緊緊,男人巨大的陽物就這樣一進一出的抽送起來了。千加子發出喜悅,幸福的表情,不知不覺之中,她那殲細的雪白手腕,已經緊緊地抱住男人的腰部了。

    男人抽送的速度漸漸加快,每用力扭擺腰際,帶給千加子的是膨湃的慾火,她開始發出快慰的呻吟聲…

    這時男人更是瘋狂地抽送,左又右又,時淺時深,瞬間千加子的大腿用力往上一頂,他更是加速抽送。

    「哦!小姐…我…我要丟了!」

    男人看似即將進入高潮,瘋狂地吻千加子,他緊緊的抱住千加子美麗、光滑的肉體阿明這時,早已經淫水濕成一片了,她再也看不下去,瘋狂的奔回廚房坐下。

    不知不覺中,她的手指揉磨起陰戶、陰唇到陰核。突然,一陣酸癢癢般的快感,她閉起眼睛。突然,聽到「阿明,阿明…」

    眼睛一亮,趕緊用衣物蓋起來,前面站著一位青年。

    「我要回去了。」

    「啊!對不起,小姐的情緒如何?」

    青年害羞的說︰「不…不錯吧…你問她吧,阿明下次跟你,我…比較喜歡跟你…」

    他伸手摸阿明的胸部。

    「啊、不行…我…不要…」

    「嗯!好吧…下次…」

    阿明被他摸一下過後,突然全身火熱般燃燒起來,她回到千加子的房間,看到千加子已經安靜的睡著了。

    她躺入自己的床,全身發熱睡不著,不知不覺之中,手觸摸陰戶,快感再度襲擊全身。

    飲食店的兒子,叫阿定。以後他常來別墅。千加子漸漸學會技巧,對性交的感覺體會更深c

    她開始從肉慾中得到生之樂趣。她想反正病是醫不好,只要能得到肉體上的快樂,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阿定來了五次後,開始不見蹤影,千加子日漸消瘦,悶悶不樂。

    「我去尋問老闆,只說拿了錢出去就沒有回來了。」

    千加子愈來愈不開心,天天哎聲歎氣。她說︰「啊,我身上流的是壞的血,我受不了,阿明你快去找個男人吧,任何人都可以,只要能抱我就好…」

    阿明在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後,終於想出了一計,那就是故意引誘登出來的男人,等他們上了釣後,再依計劃帶去給千加子。

    這一天她遇到一位三十多歲黝黑的青年,她把他帶到別後墅,替這位男人擦澡,並指著裡面的千加子,向男人介紹說︰「她是這家的大小姐,你可以在此好好休息!」

    「咦?都沒人,那大小姐不是很寂寞嗎?」

    阿明邊說,邊擦洗男人的腳尖,然後慢慢往上搓揉,終於擦到陰莖、睪丸,瞬間,陰莖已經膨脹得像麵包一樣,陰莖漸漸勃起,又紅又硬硬的直立起來。

    「啊!變大了!」

    「那是你摸的,所以要給你看看!」

    瞬間男人伸手插入阿明的陰戶,她正想逃,已經被緊緊的抱住了。

    「你今晚住這裡吧!」

    「不、不是我,那位小姐她會招待你。」

    「拜託,今晚一定要來吧!」

    「嗯…可以嗎,不覺得有點…

    「你怕嗎,不要擔心…」

    男人露出奇怪的表情。

    男人洗完澡被阿明帶去餐廳吃晚餐,然後又被帶去千加子的房間。

    千加子已經換上淡紅色大花質的衣服在等了,可能是剛洗完澡吧?膚色光澤透亮,連阿明都看呆了。

    談話中得知男人是個畫家,他說要替千加子畫張裸像素描。千加子笑著說︰「不行,我很瘦,要畫裸像以阿明較適合。」

    「不…不…我的身體不適合。」

    「不會,阿明脫下來,我替你畫。」

    「不,我要走了,你們好好玩吧!」

    阿明說完就走,但並沒有離去,她躲在門縫處窺視。

    當剩下二人時,於加子的性慾燃燒起來了。她抑制住衝動。

    男人想了一下子,用鉛筆畫起來了,他瞄一下千加子後,笑笑的拿給千加子千加子看到時噓了一口氣,原來那是男女交歡的激情圖。

    當千加子還在看圖,看得發呆時,男人的手已經插入濕濕滑滑的陰戶內了。

    她來不及抗拒,但心跳卻加速。

    這時干加子已經被男人壓在下面了。

    「啊…啊…請溫柔點…」

    男人讓她仰坐膝上,壓住她的唇,千加子的衣服零亂,露出雪白的大腿。

    男人似乎相當興奮,瞬間露出雄偉怒放的陰莖,抱住千加子,朝臀後方,探索陰戶,用另一隻手指撫弄陰唇,然後插入陰莖。

    經過抽送數十下後,陰戶早已濕滑湧出淫水了。

    這種從臀後抽送的方式是千加子的首次經驗,那種快感是從來有過的美妙,全身趐麻難忍,陰核受到節奏性的『外等人』摩擦,由此可見此人的性愛技巧。

    「哦…美…美死…吸我…吻我…」

    男人抬起頭,吸住千加子的唇,她的手抱住男人的頭。男人的陽具朝正面式的旋轉,接下去又是猛烈的抽插,千加子更是拚命扭擺。

    「啊…啊…受不了…再用力…」

    「啊…對…這樣子…」

    「嗯…好…美…美…我完了…」

    「啊…唔…嗯…」

    男人在肉穴中叉來入去,感情迫烈,喘氣加速,颯時間忽感樂由心生,癢從龜頭生,他的巨大陽物在千加子的肉穴中一顫一跳,一陣極度的膨脹,一陣刺心的酸癢,兩人的陰精便如噴泉湧出。

    一旁的阿明已經趐癢難忍,她跑進廚房,仰躺成『大』字型,用自己的手畫圓式的搔刮整個陰戶。

    干加子的淫慾愈來愈激烈,得不到男人的身體之間,就要求阿明的肉體。

    她的性方式變成很不正常,經常把綁了繩子的化品插入陰戶內,同時利用阿明的陰核摩擦自己的陰核,並要啊明吸吮她的乳頭。

    這種縱欲的結果令她顯得臉色蒼白,肉體鬆弛,即使化扭品,也無法掩蓋住衰弱的容顏。

    她經常要阿明替她找男人來。阿明被迫,今天又找來一位三十七、八歲,皮膚晰白的新的男人。

    男人的性技巧非常高明,第一次草草的結束,可是如果澈夜玩下去的話,千加子可能死於這男人的手中。

    第一次戰完了,男人入浴後吞了三個蛋。千加子迸躺迸等男人再來愛撫。

    可是男人呼呼大睡。經玩弄後,男人的陰莖再度硬舉,男人醒來,給女人一個長吻後大口吸住女人的乳房,接著是腹部、腰部的每寸肌膚都吸吮到。

    當男人吸吮到陰戶內的膛肉時,千加子縮著身體說︰「啊!太美了,為什麼那麼美呀?啊…太美了。」

    千加子浪叫過後,淫水早已源源溢出了,接著是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浪叫、啜泣聲…

    男人早已受不了的拔出硬綁綁的陽具,朝子宮擘刺而去!陰莖被整個吞沒。

    不一會兒像洪流般的精液飛噴而出,千加子全身像火燒山般的熾熱,她覺得非常充實、滿足。

    事畢之後,千加子傭懶,精疲力竭的躺在床上,男人早巳走了,可是千加子卻全身發燒,大量吐血。

    接著幾天,千加子持繽發燒,病情漸漸惡化了。

    可能是發高燒的緣故吧,她經常神智不清的喃喃自語,例如常說「啊…再用力插呀!」

    大約過了半個月後,千加子的病情漸漸的妤轉了,食慾也轉好了,當她可以起身時,她又再度要求和阿明交歡。

    阿明臉色稍變,她就不高興。

    過一下子,她不再要求,阿明稍稍放心,可是那天晚上,突然聽到千加子發出奇怪的聲音說︰「插,插進去。」

    阿明嚇一跳,定睛一看,千加子的陰戶膨脹得非常大,而且發著亮光。

    原來她把燈泡插入後,拔不出來了。一旦破掉就糟了,好不容易,才小心冀翼地拔出來。可是這種事情一定會再重演,阿明已厭煩透了。

    第二天,千加子又要求阿明替她找男人來。

    阿明不答應時,她就說︰「你敢不肯聽話嗎?」

    說完摔藥瓶,阿明知道千加子痛苦,也很想討她歡心,所以只好勉強答應。

    最近聽說食品店的兒子阿堂已經回來,所以阿明就想去叫他來。

    阿定起初拒絕,可是阿明極力說跟,又給了阿定十圓,阿定才答應,到了晚上,阿定來到房門前,阿明說︰「她是病人,請小心些…」

    干加子早已化完妝,坐在床上等待。

    阿定看呆了,他一靠近,又被香水迷住了,心中一陣興奮,但一想到阿明的話,他就盡量逗病人開心。

    千加子說︰「阿定快吻我…」

    「不要嗎?」

    「怕我生病?」

    「不要胡思亂想了,我願意為小姐作一切的事。」

    千加子聽到此話後,高興得眼晴更瞇,她湊近他的臉。一迸熱吻,一迸互相摟抱住,干加子露出粉雪白的大腿,阿定的手往陰戶一插,意外地發現早已濕滑一大片了。

    阿定把赤硬的陰莖,順著淫水推了進去,經經抽送。

    「哦…用力抱…用力插。」

    阿定已經忘我了,他左又右又,時淺時深。

    許久未交合過,千加子興奮的幾次流出陰精,她露出喜悅、幸福的表情。

    阿定早已忘了千加子有病,拚命抽送,直撞花心,幾乎要撞破她子宮!頃刻間,千加子發出喜悅的聲音,可是突然出一聲的高亢的呼叫後大量吐血,洩成一片鮮血。

    阿定嚇了一跳,趕緊叫阿明過來。

    千加子狂叫說︰「不…不…阿明不要來…走開,…阿定不要走…不要!」

    淫水濕淋淋的,露出發著亮的陰門,阿明幾乎不好意思再看下去。

    大約過了十天左右,小姐就死了。我曾想自殺追隨小姐而去,可是我想既然要死,不如先和男人仿過一次那種事後,再死…不過現在我己經不想死了,那種事多美呀!

    阿明說完,埋首在我的懷中。

     
     
    上一篇:人妻主播 下一篇:好喝的牛奶
     
     

    猜你喜欢

      學生妹被人高清抄底
      白色长靴红背景棚拍人体写真-1[31P]
      Naked-Latina-is-posing-under-pier---Celeste(12P)
      嫩妹发骚主动找男人(15P)
      (CG)乳真好大(18P)
      白色长靴红背景棚拍人体写真-2[30P]
      喜欢让她穿丝袜,漂亮的脸蛋骚穴都被操黑了[15P]
      Mpl-Studios-Alma-Cutie(10P)
      女毕业生和摄影师啪啪(17P)
      (CG)乳夹住J(16P)
      头花环的户外美女[17P]
      遇見了車上的洋妞一定不放過
      只有在这深山里才敢使劲的露(11P)
      女按摩技师服务超赞(12P)
      (CG)乳球球(16P)
      丸子扎发的可爱女女[35P]
      我的小鸡鸡只能能塞进去吗
      Mpl-Studios-Olivia-Pearl-Of-The-Sea(10P)
      女教练检查受伤鸡巴(15P)
      (CG)乳女(18P)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