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广告
  • 文章阅读

     

    好喝的牛奶

     
     

    发布日期: 2018-07-02

     
     

    销售部有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子,叫做季欣,今年刚刚22岁。刚来不久还有点生疏,平常热热闹闹的销售部,常常只有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翻阅资料。她人长的很漂亮、娴静,梳着高高的马尾,还时不时地甩来甩去。

    最让我惊讶的是她的身材,1米68的个子不算很高,身材却匀称优美,胸部不太大,却异常高耸,隔着开春穿着的薄羊毛衫,似乎隐约看见被小小乳房顶的高高耸立的白色罩杯,常常看着看着,就会产生粉嫩的乳头好想要钻出羊毛衫的缝隙出来透气的错觉。每次这个时候,我的小弟弟也会异常同步地挺立起来,经常不得不转移视线来暂时压抑心中欲火。

    后来听别人说,季欣以前练了有10年的舞蹈。怪不得身材这么完美!据说练舞蹈的女孩子胸部都比较小,然而性欲却比胸部大的女人来的旺盛。

    体操服、练功服这种紧身的穿着是我的最爱,我脑中开始勾勒邪恶的画面—

    季欣穿着紧身的练功服,浑身汗水,下体从紧窄的体操服渗透出淫水,随着音乐的旋律扭动着尖尖翘起的臀部,而淫水一滴一滴落在木制的地板上,和汗水混杂在一起,散发著淫靡的味道。虽然拼命地咬紧嘴唇,但仍然抑制不住下体不断快速运动、摩擦带来的,犹如电流一般的阵阵快感,随着音乐呻吟著。

    “啊,啊啊……唔唔……”

    不断涌出的淫水,已经在纯白色的柔软连裤袜上划出一道道沟壑,顺着丰满的大腿慢慢地流淌下来。被沾湿的裤袜,越发紧密的贴在大腿细嫩的肌肤上。湿润的面积在逐渐扩大,渐渐地,包裹着整个臀部和大腿部分的白色裤袜被粘稠的淫水完全浸湿了。象征着气质与纯洁的舞者的白色裤袜渐渐变了色彩,呈现出欲求不满的年轻肉体那充满诱惑的肉色。

    就好像膝盖以上的部分被脱光了一样!露出让人目不转睛的少女最优美的地方。

    这种场面的季欣好像在说,在观看我跳舞的观众,你们可以随便地摸我那里。我的大腿内侧是向你们开放的,来吧,每个人伸出一只手,抚摸那里,让我满足吧!

    “啊……再来,再来……啊啊,唔唔……我受不了了!好难受……想要……想要插进来……什么东西也……快啊……快……啊啊……插我!!……“

    令人难以置信的话语在音乐的间隙迸发出来,这种淫荡的话竟然出自那个说话都会害羞脸红,做事情文文静静的少女之口。

    终于音乐到达了最高潮,季欣在激烈的奔跑中一个旋转的跳跃,大量的液体霎时间从她的下体飞散开来,犹如天女散花一般。

    这些淫水完全控制不住地从她的体操服中不断流出,在空中飞散著。在室内灯光的照耀下,仿佛满天的群星围绕在不断姣喘的少女周围。这时候已经完全放弃了少女的矜持,放肆地任由体内的分泌物肆意抛洒,一条条的细细的线,从她的身体下方流淌到地板上,源源不绝,如同瀑布一般。

    最后,她躺在满地的淫液当中,浑身被粘答答的淫液包裹着,身上的体操服完全被浸湿,变得透明。在别人眼中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的裸体少女,喘息著,挣扎着,象是被茧缚住的蚕,动弹不得。

    她的手终于忍耐不住,伸向小腹下方的茂密森林,做出了整个舞蹈中最为下贱的姿势。

    她紧闭着双眼,嘴角边唾液无法抑制地流淌出来,身体在湿漉漉的地板上痉挛著,颤抖著,用尽最大的力气形成一座身体的拱桥,拱桥的制高点是那连阴毛都纤毫必现的私处,浑身液体的源头出口。

    她这样的姿势好像在卖弄的引以为傲的处女阴部,在聚光灯的照耀的下,她的阴部取代她本人成为舞台上最受瞩目的舞者。聚光灯灼热的光线直接照射著,刺激著阴部的伸缩。

    她兴奋地无法自持,伸向阴部的手不停地颤抖著。就在中指接触森林的一刹那,一股暖流从森林中喷泻而出,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透明弧线。音乐嘎然而止,她柔软的身躯倒在一片汪洋中,溅起一阵水花。

    在舞蹈的最后,她高潮了。

    “陈工,陈工?”

    一阵悦耳的声音将我从幻想中惊醒,擡头一看,正是季欣。

    原来我竟然坐在销售部想这种事情。而眼前的季欣,又变回了以前乖巧可人的样子,脸上泛著淡淡的红晕,关切地看着我。

    “陈工?你没事儿吧?”

    “哦,没事儿,没事儿……”我赶忙坐正,系好领带。

    “我看你满脸通红的,不会是病了吧?给你点水。”

    “哦,谢谢。我没事儿,没病……”我敷衍著,把水一饮而尽。这下才算稍稍恢复常态。

    “谢谢你。”

    “哦,没关系”听别人说谢谢,季欣的脸又红了。“刚才王工打电话过来,说有急事让你去处理……不要紧吧?”

    “我不要紧,你忙去吧……”我打算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才发觉裤裆一片冰凉。

    见鬼!我竟然射精了!还好我穿的是黑色长裤,季欣没有发觉,否则可就糗大了。

    那次之后,我和季欣慢慢熟了起来。我也经常到销售部和她聊聊,因为自己在工程部是个项目组长,正好季欣又是新人,对于销售部的新人进行基础的技术培训是很正常,因此没有人注意到我的一举一动其实都是找机会接近她。

    时间长了,我发现她总是自己带一只装橙汁的塑料瓶到公司来。我问她为什么,她只是说用来喝水。不少人不喜欢用公司的纸杯,自己带杯子来喝水是很正常的,不过带个这种饮料瓶就很奇怪了。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她终于说出实情。

    原来以前练舞蹈的时候,季欣常常不吃早饭就赶去训练,一次晕倒在练功房里。老师知道她来不及吃早饭之后,就让她每天用饮料瓶装一些奶粉过来冲著喝。

    “因为每天都要在老师的监督下喝下去,慢慢地就变成习惯了。”

    说完,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原来如此!一个计划在我脑海中慢慢形成。

    后来,我留心观察。发现她把奶粉就放在自己的办公桌抽屉里,每天下班的时候将奶粉放进洗好的瓶子里面。第二天早上过来,再用公司的热水冲开。大概因为要用热水冲,所以用的塑料瓶是那种类似“味全每日”的不透明的厚质塑料。

    而且,她喝奶的时候,两片樱唇完全地包裹住塑料瓶的瓶口,好像吮吸乳房一样,腮部随着吸吮不断运动着,真希望能用我的阴茎代替那个饮料瓶放进她的小口之中。

    我最爱看的还是在喝完之后,她伸出舌尖,满足地舔著上下嘴唇,那种好像在画圆的舌尖动作,几乎让我的小弟弟从裤裆里面蹦出来。

    周详的观察结束之后,我便开始实施我的计划。

    晚上下班之后,我便留到最后一个。因为我也有公司的钥匙,大家便以为我在加班,纷纷离去了。我确认人都走光了之后,来到季欣的办公桌前。员工的抽屉都没有配锁,再加上我每天观察,很轻易就找到了已经洗干净的饮料瓶,里面已经装好了奶粉。此时我的心情变得兴奋起来,因为这种兴奋让我全身都颤抖起来。在公司里,即使空无一人,要做这样的事情还是需要一点勇气的。

    我就坐在季欣的座位上,拉开裤裆的拉链,把我那早已经跃跃欲试的宝贝拿出来,用手上下套弄著。同时脑中开始想象我在办公室强奸季欣的景象:

    下班之后,只有我和季欣还在工作。她穿着粉红色的高领套头羊毛衫,下身咖啡色的呢子短裙,斜跨的细腰带,脚上套著咖啡色的帆布短靴,白色的泡泡袜。完全一副可爱的大学女生打扮。

    我走过去,站在她的背后。专心准备资料的她完全没有发现我的存在。我慢慢靠近之后,突然将手伸向她身体上我最梦寐以求的地方——高耸的小小乳房。

    双手从后面一把抓住她的胸部。

    “啊!陈工,你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行动让她吓了一跳,转过头惊恐地望着我。

    “不要担心,我只是来满足你的欲望的!”

    我顾不上那麽多,拼命地揉搓她的乳房。虽然隔着羊毛衫,但是这团脂肪出众的弹性和触感让我惊讶不已,这是我摸过的最柔软最具有弹性的乳房!我不禁对即将到来的直接抚摸兴奋不已。

    “放开我!”她本能地拼命挣扎,“快放开我,我要叫人了!”

    她不知道,越是挣扎越是能够激发男性最原始的欲望。

    我抓住她的头发,狠狠地告诉她:

    “你叫吧,尽情地叫吧。公司的门已经关上了,门外是怎么也听不到的。而且这栋大楼现在都已经下班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吓住了,她双眼充满了恐惧,却不敢大声叫喊了。

    “这就好,好好享受吧。”

    我一只手完全捏住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部将她从椅子上面拽起来放到办公桌上。桌上的资料被推倒在地上。

    “啊……啊啊!!……不要啊,求求你!”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这让我更加兴奋。我发疯地揉捏她的乳房,挤压着,揉搓著,好像在捏两团面团一样。

    “啊!痛!痛啊……!”

    “隔着衣服你就喊疼了,待会儿老子要把它挤出奶来!”

    我完全不理会,来回在两个乳房上做着高速的挤压运动。

    “啊…………啊……救命……痛啊、啊、啊……痛死了……救命……救我……啊!!“

    今天这个大学刚毕业的美女就要落在我的手里,让她好好享受人生的第一次吧。这么想着,我的另一只手便从臀部向上移,伸到羊毛衫的里面,原来她的羊毛衫下面就是胸罩了。我不急于向上,而是在她的细嫩苗条的腰部爱抚著。我的手在敏感的细腰来回游走,从后背一点点地滑动至小腹,抚摸到少女的肚脐眼。伸入一根手指抠摸起来。

    大概因为腰部的敏感,她的喊声渐渐地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不停的喘息和拼命抑制的笑意带来的奇怪声音。

    “啊,呵……哦,不,不要……呵……啊啊……啊啊……不,那儿,不要……啊……“

    “怎么,有感觉了吗?被这么一摸就希望我的东西插进来吧?”

    我发现局势变得有利,便开始用淫靡的语言刺激她。

    “你……你是个……变态……啊……啊啊啊啊!”

    我的手指开始不安分了,它深入少女的肚脐眼,抠挖著,虽然是少女纯洁无暇的身体,但肚脐眼的深处还是有藏匿的污垢。

    我把扣出来的发臭的污物放到她的鼻前,她赶忙避开。

    “给我舔下去!这是你自己的东西啊!”

    我的左手开始用力,她忍受不了乳房的剧痛,决定妥协。

    “不要,不要挤了……啊……我舔……”

    说完,她颤抖著伸出舌头,平时舔的是可口的牛奶,这次却要舔自己身上分泌的污物。她的舌尖只是轻微碰触了一下便本能地缩了回去。我可没那个耐心好好教育她如何吃东西,趁她嘴巴张开的时候,把满是污物的手指伸了进去。

    “呜……”

    “不准咬哦,否则……”我在左手上又加了点力。她连忙点点头。

    伸进去的手指在她口腔内肆意地搅动,将那些发臭的污物涂抹在她的牙齿、舌头和牙床上。一不小心,深入了一点,她立刻泛起一阵恶心,想要往外吐些什么。

    “不准吐哦!”我用手紧紧摁住她的嘴唇,如果吐出来的话,收拾起来会很麻烦的。那些呕吐物终究被她自己吞了下去,看见她的喉咙一阵滑动,眼泪立刻流了下来。

    我可顾不上这些,将右手继续放在她的嘴里面搅动,用牙齿咬住她的羊毛衫开始向上拉。少女的光滑的后背露了出来,此时已经香汗淋漓。我怜香惜玉地用舌头一点一点地舔着她身上的汗液。每舔一下,我就感觉季欣的身体一阵颤抖,看来练舞蹈的身体,到处都是可以开发利用的敏感地带。

    “季欣,你知道吗?公司的每个男人都想干你。你的身体白嫩苗条,是男人都想咬一口。我不会让你的奶子和阴道孤单太久的,一会儿我要让你浑身的液体都迸发出来!让你分不清是奶水、尿水还是淫水……”

    “呜……呜……”

    因为我的手指,季欣没办法正常讲话。她的屈辱和无奈都在脸上表现出来,而脸涨的通红,加上眼角的泪光。比起平日更多一份妩媚动人。

    我在四处贪婪地舔食著,故意让自己的唾液在她光滑白皙的后背上四处奔流。

    渐渐地,我的牙齿对于不断碰到的障碍物——胸罩的背带,产生了不满。它决定清除这个障碍。

    这是我开始会用牙齿和舌头以来做过的最灵活的事情。从来没想到我用舌头和牙齿的配合,还能够做这么一件事。很快地便把搭扣解开。

    本身身体向下,加上胸部在一系列的刺激之下变得越发耸立,胸罩很快便滑落到小腹。季欣赶忙本能地捂住胸口。

    “别妨碍我!”

    我大呵一声,把右手抽出来在她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下。

    “啪!”

    “啊!!!”嘴巴解放了的季欣痛的大声地叫了出来。

    “说,请我帮你挤奶!!”

    季欣拼命摇头,让一个青春少女说出这种话,恐怕是死也不愿意。不过在今天这种情况,是由不得她的。

    “啪!啪!啪!!”

    连着三下,一下比一下重。粉嫩的屁股,估计已经变得通红了。

    “啊……求求你……啊啊!!……我说……我说……啊啊……别打了……我说!”

    让季欣完全屈服,这让我彻底地兴奋起来。我相信,这次的舞蹈是由我亲自掌握了。

    “……请你……帮……帮我…………挤……挤奶……”

    “声音小的像蚊子哼哼一样!说大声点,否则屁股倒霉哦!!”

    季欣沉默了一会儿,她咬了咬嘴唇,知道在现在她没有选择。

    “……请你帮我挤奶!从我这头奶牛的小奶头中用力挤出奶来吧!!”

    季欣说完,大声地哭起来。身体也越发地颤动。这很好,这就是我要的感觉。没有这种感觉,强奸就没有意义了。

    “好!是你自己说的哦。”我把她的羊毛衫彻底脱了下来,将她的身体扶起来,变成跪坐在桌上的样子。然后双手用足了力气揉捏挤压着。

    “啊啊啊啊啊!!痛啊啊!!…………求你啊…………轻一点……啊啊啊啊啊啊啊!!轻一……求你……”

    乳房早已经被蹂躏得发红。我的手指开始移动到乳头上,在一阵爱抚之后,我用拇指和食指夹住两边的乳头,来回高速地摩擦。稚嫩的少女乳头哪里能够经受这样的折磨,早已经开始充血,乳头渐渐从粉红变成带血色的红色。乳晕也开始渐渐扩大。

    “啊,求你了…………不要在乳头上……啊啊……请不要……再捏了……我要……我要痛死了……”

    这样粗暴的玩弄玉乳是我的梦想,可惜以前对女朋友不能这么做,今天逮到这个机会还不好好利用?我专门研究了如何挤出牛乳,还专门去实地做过。这次看能不能真的在少女身上挤出奶水来呢?

    “你的乳头勃起了,它很想射出奶水来啊。我怎么能扼杀你哺乳的天赋呢?”

    我邪邪地笑着。

    突然,我感到指尖一凉,一滴淡淡的乳白色半透明的液体沾在了上面。

    不会真的……?我从不知道没有做过爱的处女会不会生产奶水,刚才也不过是一时快感胡说而已。可是竟然。我赶忙低头去确认,发现又一滴奶汁从右边的乳头前渗出来。

    季欣也惊呆了,竟然忘记了疼痛,张大了嘴巴看着自己的乳房。我赶忙又捏了一下,又一滴……季欣完全对我的行为失去反应,估计是惊呆了。

    我从惊讶变成兴奋,这是我一手挤出的人奶啊。我赶紧凑上去吸了一口,带着淡淡的奶香味,我竟然品尝到了比我还小两岁的少女的乳汁!这种稚嫩乳房的奶汁,这样的极品可能世界上都少有人能够品尝吧?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怎么会……”季欣还在喃喃自语。

    我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

    “以后你上班就喝自己的奶吧……哈哈”

    她顿时羞的满面通红,似乎已经完全不在乎一个处女上半生裸露,任由陌生男人玩弄的屈辱。

    等等!处女?难道这是我的一相情愿??难道她已经?

    “你这个骚货!”我用力打在她的屁股上。

    “啊!”这剧烈的疼痛将她从刚才的惊诧中唤醒。

    “你是不是大学已经被男人玩过了?被全班的男生干过吧?!”

    “没有,我没有!!”她满面通红地极力辩护着。

    “还说谎!”我拽住两个乳头,向不同的方向拉扯著。

    顿时,季欣疼的身体不断晃动。“不能那样……要裂开了…………啊啊……

    我真的没有…………我是处……处女啊……“

    我就是在等这句话!我再次将她推倒在桌子上,开始解她的裙扣。

    “是吗?那我就来检查一下,是不是真的处女!”

    “不要,那种地方…………不要啊……”

    季欣预感到即将发生的事情,拼命地挣扎着。不过,怎么样的挣扎都无济于事的,只能增加我的快感而已。我粗暴地将她的裙子从不断扭动的屁股上拉下来,然后将她的纯白色小可爱一下子撕开!

    “啊!”

    轻盈柔软的屁股,在这开春的夜晚还在向外冒着湿润的热气。嫩滑的屁股上虽然多了几道我的巴掌印,但仍然俏皮可爱地晃动着,好像在向我的小弟弟召唤,快点开发这块柔软多汁的处女地。

    季欣的臀部真是极品。腰部至屁股的曲线十分明显,而这种又翘又嫩的屁股在亚洲女性中是比较少有的。看来和她经常做的柔软件操有很大关系。而手在微热的屁股上来回游走的感觉,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如同丝绸一般的顺滑自然。我顺着股间的裂缝缓缓下探,当碰触到那片浓密的黑色森林的时候,怀中的身体犹如触电般地颤抖了一下。

    “求你了,放过我吧……求求你……”虽然已经被折磨得口齿不清,但季欣还是不愿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求我放过她。可惜,从一开始,结局就注定好了的。

    恶狼怎么会让到手的小羊羔跑掉呢?

    “老老实实地让我检查一下。”我将中指紧紧地贴著少女股间的肉缝,缓慢的上下移动着,在肛门和尿道口之间反复地刺激著季欣的敏感地带。手指传来湿热和肉壁皱褶的奇妙触感,尿道附近也分泌出粘稠的液体来。

    季欣的反抗显得徒劳无力,她的手因为乳房和阴部的双重侵犯而兼顾不得,她不断扭动的腰肢,反而更加激发我的欲望。

    是时候了!少女带有快感的喘息渐渐代替了大声的喊叫和挣扎,身体也开始下意识地配合我的爱抚,下体分泌出的爱液慢慢开始泛滥。我猛然将中指插入她紧窄的阴道。

    “呀!!……不要!”

    “害羞什么?你这淫荡的身体正在拼命吸我的手指呢…………看看你的下面有多湿吧。”

    的确,未经开发的处女阴道紧的可怕。如果没有淫水的润滑,恐怕一根手指都很难插进去。现在我想抽插都要费九牛二虎之力。不过,很快的,我就会把她的下半身变成湿润的巨大洞穴,迎接我的宝贝临幸。

    “啊啊…………舒……舒服…………不要……不要……停啊……”

    原先的喊叫已经被快乐的淫声取代,她的双手竟然主动地揉搓乳房,嘴边的唾液因为过于兴奋而无法抑制地流淌下来。

    “呵呵,说跳舞的女孩淫荡果然是真的哦,你现在知道被插进去的快乐了吧?”

    “啊……好爽……好舒服…………再……再多一点……我要…………多……

    啊、啊啊……“

    “哈,这次是两根了,过一会整个手都要放进去哦。”

    随着季欣性欲的高涨,阴道也完全松弛起来,加上淫水的润滑作用,我的三根手指也能勉强插进去了。

    “季欣,你的水真的很多啊。够全公司的男人喝吧?哈哈”

    “是……是……我的身体……给男人…………啊,啊!……快……快干我!

    快……“

    平日害羞可爱的季欣原来是这样一个淫贱放荡的女人,我终于按耐不住,拿出一怒冲天的阳具,毫无顾忌地直冲进去。已经涨到硕大无比的肉棒,毫不怜香惜玉地对准狭窄的阴道直冲进去,一下便插入一大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样的冲击显然季欣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大叫一声之后,整个人倒在办公桌上,奄奄一息。突然我的肉棒感到一股暖流,低头一看,鲜红的血液从肉棒和阴道紧密的缝隙中流淌出来。刚才我的一击,直接刺穿了少女苦苦守护了19年的最后一道防线,让她从少女变成了女人。

    “看来你没有说谎哦,我来好好奖赏你吧。”说罢,我开始了疯狂的活塞运动,肉棒的进出带出大片的血水和淫水,霎时间便染红了桌上的文件。

    “这些资料我会好好保留的,这是我见到最多的一次处女红啊。”我的肉棒毫不留情地撞击著阴核和阴道内壁,完全不顾越来越多的血液从她的小穴中奔涌而出。虽然知道这样大出血可能会有危险,不过我站在欲望的浪尖上,已经无暇顾及这些。

    季欣默默地流着眼泪,她本应该献给最爱的人的童贞,这么轻易地被人夺走。

    不过,很快地,她的伤心便被一次次深及子宫的撞击所带来的快感代替,巨大的阳具充满着她狭小的阴道,她开始有意识地紧缩阴道配合我的抽插。

    “求求你…………再多一点……再快一点……我要……我要被你干死……了,我爽、爽……死了,…………求你了求你……干死我,用你的鸡巴…………操烂……操烂……我的…………啊啊……”

    她的阴道完全紧锁著,夹住了我的阳具。每一次移动,所带来的刺激都让我的防线面临崩溃。湿润的肉壁蠕动着,刺激我阳具上的每个部位。终于,我实在忍受不住了。

    “啊啊……我不行了……我要射……射在你的子宫里!……”

    “射……射进来……我的子宫……想要……满满的…………”

    一阵酥麻的快感从下体传来,我将白色的精液完全射在了她的阴道里。

    ………………………………

    “啊啊啊…………季欣,我要射了……”

    我赶忙把塑料瓶套上我的龟头,喷涌而出的乳白色精液一滴不剩地射在了季欣平时喝水的瓶子中。

    “呼……呼……”

    我喘著粗气,满足地看着瓶内和奶粉慢慢融合的精液。因为瓶子的关系,从侧面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这就是我想要达到的目的。我轻轻晃动着手中的塑料瓶,心里想象着明天季欣喝下这些精液的样子,下面又翘了起来。

    就这样,我又射了几次。直到精液几乎把奶粉完全浸没。关上瓶盖之前,我还特地抹了一些精液在瓶口周围。然后关上瓶盖,将瓶子放回原处。这才心满意足地走出公司。

    走出公司被夜晚的凉风吹的打了一个寒颤。看看表已经9点多钟了。此时思绪平稳下来,想起刚才幻想对季欣的强奸,突然有些后怕。

    难道我会做出这种事情吗?

    很快的,这些令人烦扰的情绪就被对明天的期待吹的一干二净。

    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样很早去上班,却意外的发现季欣已经来了。

    “今天来得特别早啊。”我故意心不在焉的打招呼,眼睛却一直盯着她桌上的塑料瓶。看来奶粉已经冲好了,不知道她有没有发觉呢?

    “啊,陈工,你早。昨天我有些资料忘记处理,所以今天早点过来……”她还是一副紧张的表情。

    “哦,那好好做吧……”我用这种毫不关心的腔调来掩饰心中的紧张和兴奋,看来她没有发觉水瓶中的异样。我就近找了个办公桌坐下来看报纸,不时瞟向她那里。

    她一开始有些拘谨,手忙脚乱地整理著资料。到了后来,大概因为起的太早的缘故,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拿起了桌上的塑料瓶。

    我开始激动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将涂满我精液的瓶口完全套入可爱的樱桃小口中,轻轻地吸吮著。

    喝了2口,她突然停了下来,将瓶口从口中拿出来,有点狐疑地看着。她的嘴角和瓶口之间拉出一条细细的线,显然那不是奶粉的粘度。

    精液不能完全融于水,难道被她发觉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她晃了晃塑料瓶,轻轻地抚摸著嘴唇,自言自语地说:

    “有点粘粘的……”

    接下来,似乎对自己奇怪的想法感到可笑一样,只是笑了笑。便再次拿起瓶子大口地将混有我无数子孙的精液牛奶喝了下去。

    我开心地笑了。她正在用自己的手喂食,用自己的嘴唇吸吮,用自己的嘴巴大口咽下我体内射出的腥臭精液,包含着我的子孙与蛋白质(说不定还有部分尿液)的滋补品从喉咙流入食道,进入胃部,充分吸收我的精液营养,再将这些子孙播种到她体内的各个器官,包括子宫。

    这和她心甘情愿地为我口交有什么区别?

    几乎喝了大半瓶之后,她满足地用舌尖的灵巧运动,将在她嘴唇周围的粘稠的液体一滴不漏舔入她的口中。

    我走过去,站在她的身边,满面笑容地问:

    “今天的牛奶味道如何?”

    她微微一怔,然后扬起如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

    “嗯,好喝!”

    销售部有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子,叫做季欣,今年刚刚22岁。刚来不久还有点生疏,平常热热闹闹的销售部,常常只有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翻阅资料。她人长的很漂亮、娴静,梳着高高的马尾,还时不时地甩来甩去。

    最让我惊讶的是她的身材,1米68的个子不算很高,身材却匀称优美,胸部不太大,却异常高耸,隔着开春穿着的薄羊毛衫,似乎隐约看见被小小乳房顶的高高耸立的白色罩杯,常常看着看着,就会产生粉嫩的乳头好想要钻出羊毛衫的缝隙出来透气的错觉。每次这个时候,我的小弟弟也会异常同步地挺立起来,经常不得不转移视线来暂时压抑心中欲火。

    后来听别人说,季欣以前练了有10年的舞蹈。怪不得身材这么完美!据说练舞蹈的女孩子胸部都比较小,然而性欲却比胸部大的女人来的旺盛。

    体操服、练功服这种紧身的穿着是我的最爱,我脑中开始勾勒邪恶的画面—

    季欣穿着紧身的练功服,浑身汗水,下体从紧窄的体操服渗透出淫水,随着音乐的旋律扭动着尖尖翘起的臀部,而淫水一滴一滴落在木制的地板上,和汗水混杂在一起,散发著淫靡的味道。虽然拼命地咬紧嘴唇,但仍然抑制不住下体不断快速运动、摩擦带来的,犹如电流一般的阵阵快感,随着音乐呻吟著。

    “啊,啊啊……唔唔……”

    不断涌出的淫水,已经在纯白色的柔软连裤袜上划出一道道沟壑,顺着丰满的大腿慢慢地流淌下来。被沾湿的裤袜,越发紧密的贴在大腿细嫩的肌肤上。湿润的面积在逐渐扩大,渐渐地,包裹着整个臀部和大腿部分的白色裤袜被粘稠的淫水完全浸湿了。象征着气质与纯洁的舞者的白色裤袜渐渐变了色彩,呈现出欲求不满的年轻肉体那充满诱惑的肉色。

    就好像膝盖以上的部分被脱光了一样!露出让人目不转睛的少女最优美的地方。

    这种场面的季欣好像在说,在观看我跳舞的观众,你们可以随便地摸我那里。我的大腿内侧是向你们开放的,来吧,每个人伸出一只手,抚摸那里,让我满足吧!

    “啊……再来,再来……啊啊,唔唔……我受不了了!好难受……想要……想要插进来……什么东西也……快啊……快……啊啊……插我!!……“

    令人难以置信的话语在音乐的间隙迸发出来,这种淫荡的话竟然出自那个说话都会害羞脸红,做事情文文静静的少女之口。

    终于音乐到达了最高潮,季欣在激烈的奔跑中一个旋转的跳跃,大量的液体霎时间从她的下体飞散开来,犹如天女散花一般。

    这些淫水完全控制不住地从她的体操服中不断流出,在空中飞散著。在室内灯光的照耀下,仿佛满天的群星围绕在不断姣喘的少女周围。这时候已经完全放弃了少女的矜持,放肆地任由体内的分泌物肆意抛洒,一条条的细细的线,从她的身体下方流淌到地板上,源源不绝,如同瀑布一般。

    最后,她躺在满地的淫液当中,浑身被粘答答的淫液包裹着,身上的体操服完全被浸湿,变得透明。在别人眼中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的裸体少女,喘息著,挣扎着,象是被茧缚住的蚕,动弹不得。

    她的手终于忍耐不住,伸向小腹下方的茂密森林,做出了整个舞蹈中最为下贱的姿势。

    她紧闭着双眼,嘴角边唾液无法抑制地流淌出来,身体在湿漉漉的地板上痉挛著,颤抖著,用尽最大的力气形成一座身体的拱桥,拱桥的制高点是那连阴毛都纤毫必现的私处,浑身液体的源头出口。

    她这样的姿势好像在卖弄的引以为傲的处女阴部,在聚光灯的照耀的下,她的阴部取代她本人成为舞台上最受瞩目的舞者。聚光灯灼热的光线直接照射著,刺激著阴部的伸缩。

    她兴奋地无法自持,伸向阴部的手不停地颤抖著。就在中指接触森林的一刹那,一股暖流从森林中喷泻而出,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透明弧线。音乐嘎然而止,她柔软的身躯倒在一片汪洋中,溅起一阵水花。

    在舞蹈的最后,她高潮了。

    “陈工,陈工?”

    一阵悦耳的声音将我从幻想中惊醒,擡头一看,正是季欣。

    原来我竟然坐在销售部想这种事情。而眼前的季欣,又变回了以前乖巧可人的样子,脸上泛著淡淡的红晕,关切地看着我。

    “陈工?你没事儿吧?”

    “哦,没事儿,没事儿……”我赶忙坐正,系好领带。

    “我看你满脸通红的,不会是病了吧?给你点水。”

    “哦,谢谢。我没事儿,没病……”我敷衍著,把水一饮而尽。这下才算稍稍恢复常态。

    “谢谢你。”

    “哦,没关系”听别人说谢谢,季欣的脸又红了。“刚才王工打电话过来,说有急事让你去处理……不要紧吧?”

    “我不要紧,你忙去吧……”我打算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才发觉裤裆一片冰凉。

    见鬼!我竟然射精了!还好我穿的是黑色长裤,季欣没有发觉,否则可就糗大了。

    那次之后,我和季欣慢慢熟了起来。我也经常到销售部和她聊聊,因为自己在工程部是个项目组长,正好季欣又是新人,对于销售部的新人进行基础的技术培训是很正常,因此没有人注意到我的一举一动其实都是找机会接近她。

    时间长了,我发现她总是自己带一只装橙汁的塑料瓶到公司来。我问她为什么,她只是说用来喝水。不少人不喜欢用公司的纸杯,自己带杯子来喝水是很正常的,不过带个这种饮料瓶就很奇怪了。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她终于说出实情。

    原来以前练舞蹈的时候,季欣常常不吃早饭就赶去训练,一次晕倒在练功房里。老师知道她来不及吃早饭之后,就让她每天用饮料瓶装一些奶粉过来冲著喝。

    “因为每天都要在老师的监督下喝下去,慢慢地就变成习惯了。”

    说完,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原来如此!一个计划在我脑海中慢慢形成。

    后来,我留心观察。发现她把奶粉就放在自己的办公桌抽屉里,每天下班的时候将奶粉放进洗好的瓶子里面。第二天早上过来,再用公司的热水冲开。大概因为要用热水冲,所以用的塑料瓶是那种类似“味全每日”的不透明的厚质塑料。

    而且,她喝奶的时候,两片樱唇完全地包裹住塑料瓶的瓶口,好像吮吸乳房一样,腮部随着吸吮不断运动着,真希望能用我的阴茎代替那个饮料瓶放进她的小口之中。

    我最爱看的还是在喝完之后,她伸出舌尖,满足地舔著上下嘴唇,那种好像在画圆的舌尖动作,几乎让我的小弟弟从裤裆里面蹦出来。

    周详的观察结束之后,我便开始实施我的计划。

    晚上下班之后,我便留到最后一个。因为我也有公司的钥匙,大家便以为我在加班,纷纷离去了。我确认人都走光了之后,来到季欣的办公桌前。员工的抽屉都没有配锁,再加上我每天观察,很轻易就找到了已经洗干净的饮料瓶,里面已经装好了奶粉。此时我的心情变得兴奋起来,因为这种兴奋让我全身都颤抖起来。在公司里,即使空无一人,要做这样的事情还是需要一点勇气的。

    我就坐在季欣的座位上,拉开裤裆的拉链,把我那早已经跃跃欲试的宝贝拿出来,用手上下套弄著。同时脑中开始想象我在办公室强奸季欣的景象:

    下班之后,只有我和季欣还在工作。她穿着粉红色的高领套头羊毛衫,下身咖啡色的呢子短裙,斜跨的细腰带,脚上套著咖啡色的帆布短靴,白色的泡泡袜。完全一副可爱的大学女生打扮。

    我走过去,站在她的背后。专心准备资料的她完全没有发现我的存在。我慢慢靠近之后,突然将手伸向她身体上我最梦寐以求的地方——高耸的小小乳房。

    双手从后面一把抓住她的胸部。

    “啊!陈工,你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行动让她吓了一跳,转过头惊恐地望着我。

    “不要担心,我只是来满足你的欲望的!”

    我顾不上那麽多,拼命地揉搓她的乳房。虽然隔着羊毛衫,但是这团脂肪出众的弹性和触感让我惊讶不已,这是我摸过的最柔软最具有弹性的乳房!我不禁对即将到来的直接抚摸兴奋不已。

    “放开我!”她本能地拼命挣扎,“快放开我,我要叫人了!”

    她不知道,越是挣扎越是能够激发男性最原始的欲望。

    我抓住她的头发,狠狠地告诉她:

    “你叫吧,尽情地叫吧。公司的门已经关上了,门外是怎么也听不到的。而且这栋大楼现在都已经下班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吓住了,她双眼充满了恐惧,却不敢大声叫喊了。

    “这就好,好好享受吧。”

    我一只手完全捏住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部将她从椅子上面拽起来放到办公桌上。桌上的资料被推倒在地上。

    “啊……啊啊!!……不要啊,求求你!”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这让我更加兴奋。我发疯地揉捏她的乳房,挤压着,揉搓著,好像在捏两团面团一样。

    “啊!痛!痛啊……!”

    “隔着衣服你就喊疼了,待会儿老子要把它挤出奶来!”

    我完全不理会,来回在两个乳房上做着高速的挤压运动。

    “啊…………啊……救命……痛啊、啊、啊……痛死了……救命……救我……啊!!“

    今天这个大学刚毕业的美女就要落在我的手里,让她好好享受人生的第一次吧。这么想着,我的另一只手便从臀部向上移,伸到羊毛衫的里面,原来她的羊毛衫下面就是胸罩了。我不急于向上,而是在她的细嫩苗条的腰部爱抚著。我的手在敏感的细腰来回游走,从后背一点点地滑动至小腹,抚摸到少女的肚脐眼。伸入一根手指抠摸起来。

    大概因为腰部的敏感,她的喊声渐渐地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不停的喘息和拼命抑制的笑意带来的奇怪声音。

    “啊,呵……哦,不,不要……呵……啊啊……啊啊……不,那儿,不要……啊……“

    “怎么,有感觉了吗?被这么一摸就希望我的东西插进来吧?”

    我发现局势变得有利,便开始用淫靡的语言刺激她。

    “你……你是个……变态……啊……啊啊啊啊!”

    我的手指开始不安分了,它深入少女的肚脐眼,抠挖著,虽然是少女纯洁无暇的身体,但肚脐眼的深处还是有藏匿的污垢。

    我把扣出来的发臭的污物放到她的鼻前,她赶忙避开。

    “给我舔下去!这是你自己的东西啊!”

    我的左手开始用力,她忍受不了乳房的剧痛,决定妥协。

    “不要,不要挤了……啊……我舔……”

    说完,她颤抖著伸出舌头,平时舔的是可口的牛奶,这次却要舔自己身上分泌的污物。她的舌尖只是轻微碰触了一下便本能地缩了回去。我可没那个耐心好好教育她如何吃东西,趁她嘴巴张开的时候,把满是污物的手指伸了进去。

    “呜……”

    “不准咬哦,否则……”我在左手上又加了点力。她连忙点点头。

    伸进去的手指在她口腔内肆意地搅动,将那些发臭的污物涂抹在她的牙齿、舌头和牙床上。一不小心,深入了一点,她立刻泛起一阵恶心,想要往外吐些什么。

    “不准吐哦!”我用手紧紧摁住她的嘴唇,如果吐出来的话,收拾起来会很麻烦的。那些呕吐物终究被她自己吞了下去,看见她的喉咙一阵滑动,眼泪立刻流了下来。

    我可顾不上这些,将右手继续放在她的嘴里面搅动,用牙齿咬住她的羊毛衫开始向上拉。少女的光滑的后背露了出来,此时已经香汗淋漓。我怜香惜玉地用舌头一点一点地舔着她身上的汗液。每舔一下,我就感觉季欣的身体一阵颤抖,看来练舞蹈的身体,到处都是可以开发利用的敏感地带。

    “季欣,你知道吗?公司的每个男人都想干你。你的身体白嫩苗条,是男人都想咬一口。我不会让你的奶子和阴道孤单太久的,一会儿我要让你浑身的液体都迸发出来!让你分不清是奶水、尿水还是淫水……”

    “呜……呜……”

    因为我的手指,季欣没办法正常讲话。她的屈辱和无奈都在脸上表现出来,而脸涨的通红,加上眼角的泪光。比起平日更多一份妩媚动人。

    我在四处贪婪地舔食著,故意让自己的唾液在她光滑白皙的后背上四处奔流。

    渐渐地,我的牙齿对于不断碰到的障碍物——胸罩的背带,产生了不满。它决定清除这个障碍。

    这是我开始会用牙齿和舌头以来做过的最灵活的事情。从来没想到我用舌头和牙齿的配合,还能够做这么一件事。很快地便把搭扣解开。

    本身身体向下,加上胸部在一系列的刺激之下变得越发耸立,胸罩很快便滑落到小腹。季欣赶忙本能地捂住胸口。

    “别妨碍我!”

    我大呵一声,把右手抽出来在她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下。

    “啪!”

    “啊!!!”嘴巴解放了的季欣痛的大声地叫了出来。

    “说,请我帮你挤奶!!”

    季欣拼命摇头,让一个青春少女说出这种话,恐怕是死也不愿意。不过在今天这种情况,是由不得她的。

    “啪!啪!啪!!”

    连着三下,一下比一下重。粉嫩的屁股,估计已经变得通红了。

    “啊……求求你……啊啊!!……我说……我说……啊啊……别打了……我说!”

    让季欣完全屈服,这让我彻底地兴奋起来。我相信,这次的舞蹈是由我亲自掌握了。

    “……请你……帮……帮我…………挤……挤奶……”

    “声音小的像蚊子哼哼一样!说大声点,否则屁股倒霉哦!!”

    季欣沉默了一会儿,她咬了咬嘴唇,知道在现在她没有选择。

    “……请你帮我挤奶!从我这头奶牛的小奶头中用力挤出奶来吧!!”

    季欣说完,大声地哭起来。身体也越发地颤动。这很好,这就是我要的感觉。没有这种感觉,强奸就没有意义了。

    “好!是你自己说的哦。”我把她的羊毛衫彻底脱了下来,将她的身体扶起来,变成跪坐在桌上的样子。然后双手用足了力气揉捏挤压着。

    “啊啊啊啊啊!!痛啊啊!!…………求你啊…………轻一点……啊啊啊啊啊啊啊!!轻一……求你……”

    乳房早已经被蹂躏得发红。我的手指开始移动到乳头上,在一阵爱抚之后,我用拇指和食指夹住两边的乳头,来回高速地摩擦。稚嫩的少女乳头哪里能够经受这样的折磨,早已经开始充血,乳头渐渐从粉红变成带血色的红色。乳晕也开始渐渐扩大。

    “啊,求你了…………不要在乳头上……啊啊……请不要……再捏了……我要……我要痛死了……”

    这样粗暴的玩弄玉乳是我的梦想,可惜以前对女朋友不能这么做,今天逮到这个机会还不好好利用?我专门研究了如何挤出牛乳,还专门去实地做过。这次看能不能真的在少女身上挤出奶水来呢?

    “你的乳头勃起了,它很想射出奶水来啊。我怎么能扼杀你哺乳的天赋呢?”

    我邪邪地笑着。

    突然,我感到指尖一凉,一滴淡淡的乳白色半透明的液体沾在了上面。

    不会真的……?我从不知道没有做过爱的处女会不会生产奶水,刚才也不过是一时快感胡说而已。可是竟然。我赶忙低头去确认,发现又一滴奶汁从右边的乳头前渗出来。

    季欣也惊呆了,竟然忘记了疼痛,张大了嘴巴看着自己的乳房。我赶忙又捏了一下,又一滴……季欣完全对我的行为失去反应,估计是惊呆了。

    我从惊讶变成兴奋,这是我一手挤出的人奶啊。我赶紧凑上去吸了一口,带着淡淡的奶香味,我竟然品尝到了比我还小两岁的少女的乳汁!这种稚嫩乳房的奶汁,这样的极品可能世界上都少有人能够品尝吧?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怎么会……”季欣还在喃喃自语。

    我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

    “以后你上班就喝自己的奶吧……哈哈”

    她顿时羞的满面通红,似乎已经完全不在乎一个处女上半生裸露,任由陌生男人玩弄的屈辱。

    等等!处女?难道这是我的一相情愿??难道她已经?

    “你这个骚货!”我用力打在她的屁股上。

    “啊!”这剧烈的疼痛将她从刚才的惊诧中唤醒。

    “你是不是大学已经被男人玩过了?被全班的男生干过吧?!”

    “没有,我没有!!”她满面通红地极力辩护着。

    “还说谎!”我拽住两个乳头,向不同的方向拉扯著。

    顿时,季欣疼的身体不断晃动。“不能那样……要裂开了…………啊啊……

    我真的没有…………我是处……处女啊……“

    我就是在等这句话!我再次将她推倒在桌子上,开始解她的裙扣。

    “是吗?那我就来检查一下,是不是真的处女!”

    “不要,那种地方…………不要啊……”

    季欣预感到即将发生的事情,拼命地挣扎着。不过,怎么样的挣扎都无济于事的,只能增加我的快感而已。我粗暴地将她的裙子从不断扭动的屁股上拉下来,然后将她的纯白色小可爱一下子撕开!

    “啊!”

    轻盈柔软的屁股,在这开春的夜晚还在向外冒着湿润的热气。嫩滑的屁股上虽然多了几道我的巴掌印,但仍然俏皮可爱地晃动着,好像在向我的小弟弟召唤,快点开发这块柔软多汁的处女地。

    季欣的臀部真是极品。腰部至屁股的曲线十分明显,而这种又翘又嫩的屁股在亚洲女性中是比较少有的。看来和她经常做的柔软件操有很大关系。而手在微热的屁股上来回游走的感觉,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如同丝绸一般的顺滑自然。我顺着股间的裂缝缓缓下探,当碰触到那片浓密的黑色森林的时候,怀中的身体犹如触电般地颤抖了一下。

    “求你了,放过我吧……求求你……”虽然已经被折磨得口齿不清,但季欣还是不愿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求我放过她。可惜,从一开始,结局就注定好了的。

    恶狼怎么会让到手的小羊羔跑掉呢?

    “老老实实地让我检查一下。”我将中指紧紧地贴著少女股间的肉缝,缓慢的上下移动着,在肛门和尿道口之间反复地刺激著季欣的敏感地带。手指传来湿热和肉壁皱褶的奇妙触感,尿道附近也分泌出粘稠的液体来。

    季欣的反抗显得徒劳无力,她的手因为乳房和阴部的双重侵犯而兼顾不得,她不断扭动的腰肢,反而更加激发我的欲望。

    是时候了!少女带有快感的喘息渐渐代替了大声的喊叫和挣扎,身体也开始下意识地配合我的爱抚,下体分泌出的爱液慢慢开始泛滥。我猛然将中指插入她紧窄的阴道。

    “呀!!……不要!”

    “害羞什么?你这淫荡的身体正在拼命吸我的手指呢…………看看你的下面有多湿吧。”

    的确,未经开发的处女阴道紧的可怕。如果没有淫水的润滑,恐怕一根手指都很难插进去。现在我想抽插都要费九牛二虎之力。不过,很快的,我就会把她的下半身变成湿润的巨大洞穴,迎接我的宝贝临幸。

    “啊啊…………舒……舒服…………不要……不要……停啊……”

    原先的喊叫已经被快乐的淫声取代,她的双手竟然主动地揉搓乳房,嘴边的唾液因为过于兴奋而无法抑制地流淌下来。

    “呵呵,说跳舞的女孩淫荡果然是真的哦,你现在知道被插进去的快乐了吧?”

    “啊……好爽……好舒服…………再……再多一点……我要…………多……

    啊、啊啊……“

    “哈,这次是两根了,过一会整个手都要放进去哦。”

    随着季欣性欲的高涨,阴道也完全松弛起来,加上淫水的润滑作用,我的三根手指也能勉强插进去了。

    “季欣,你的水真的很多啊。够全公司的男人喝吧?哈哈”

    “是……是……我的身体……给男人…………啊,啊!……快……快干我!

    快……“

    平日害羞可爱的季欣原来是这样一个淫贱放荡的女人,我终于按耐不住,拿出一怒冲天的阳具,毫无顾忌地直冲进去。已经涨到硕大无比的肉棒,毫不怜香惜玉地对准狭窄的阴道直冲进去,一下便插入一大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样的冲击显然季欣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大叫一声之后,整个人倒在办公桌上,奄奄一息。突然我的肉棒感到一股暖流,低头一看,鲜红的血液从肉棒和阴道紧密的缝隙中流淌出来。刚才我的一击,直接刺穿了少女苦苦守护了19年的最后一道防线,让她从少女变成了女人。

    “看来你没有说谎哦,我来好好奖赏你吧。”说罢,我开始了疯狂的活塞运动,肉棒的进出带出大片的血水和淫水,霎时间便染红了桌上的文件。

    “这些资料我会好好保留的,这是我见到最多的一次处女红啊。”我的肉棒毫不留情地撞击著阴核和阴道内壁,完全不顾越来越多的血液从她的小穴中奔涌而出。虽然知道这样大出血可能会有危险,不过我站在欲望的浪尖上,已经无暇顾及这些。

    季欣默默地流着眼泪,她本应该献给最爱的人的童贞,这么轻易地被人夺走。

    不过,很快地,她的伤心便被一次次深及子宫的撞击所带来的快感代替,巨大的阳具充满着她狭小的阴道,她开始有意识地紧缩阴道配合我的抽插。

    “求求你…………再多一点……再快一点……我要……我要被你干死……了,我爽、爽……死了,…………求你了求你……干死我,用你的鸡巴…………操烂……操烂……我的…………啊啊……”

    她的阴道完全紧锁著,夹住了我的阳具。每一次移动,所带来的刺激都让我的防线面临崩溃。湿润的肉壁蠕动着,刺激我阳具上的每个部位。终于,我实在忍受不住了。

    “啊啊……我不行了……我要射……射在你的子宫里!……”

    “射……射进来……我的子宫……想要……满满的…………”

    一阵酥麻的快感从下体传来,我将白色的精液完全射在了她的阴道里。

    ………………………………

    “啊啊啊…………季欣,我要射了……”

    我赶忙把塑料瓶套上我的龟头,喷涌而出的乳白色精液一滴不剩地射在了季欣平时喝水的瓶子中。

    “呼……呼……”

    我喘著粗气,满足地看着瓶内和奶粉慢慢融合的精液。因为瓶子的关系,从侧面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这就是我想要达到的目的。我轻轻晃动着手中的塑料瓶,心里想象着明天季欣喝下这些精液的样子,下面又翘了起来。

    就这样,我又射了几次。直到精液几乎把奶粉完全浸没。关上瓶盖之前,我还特地抹了一些精液在瓶口周围。然后关上瓶盖,将瓶子放回原处。这才心满意足地走出公司。

    走出公司被夜晚的凉风吹的打了一个寒颤。看看表已经9点多钟了。此时思绪平稳下来,想起刚才幻想对季欣的强奸,突然有些后怕。

    难道我会做出这种事情吗?

    很快的,这些令人烦扰的情绪就被对明天的期待吹的一干二净。

    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样很早去上班,却意外的发现季欣已经来了。

    “今天来得特别早啊。”我故意心不在焉的打招呼,眼睛却一直盯着她桌上的塑料瓶。看来奶粉已经冲好了,不知道她有没有发觉呢?

    “啊,陈工,你早。昨天我有些资料忘记处理,所以今天早点过来……”她还是一副紧张的表情。

    “哦,那好好做吧……”我用这种毫不关心的腔调来掩饰心中的紧张和兴奋,看来她没有发觉水瓶中的异样。我就近找了个办公桌坐下来看报纸,不时瞟向她那里。

    她一开始有些拘谨,手忙脚乱地整理著资料。到了后来,大概因为起的太早的缘故,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拿起了桌上的塑料瓶。

    我开始激动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将涂满我精液的瓶口完全套入可爱的樱桃小口中,轻轻地吸吮著。

    喝了2口,她突然停了下来,将瓶口从口中拿出来,有点狐疑地看着。她的嘴角和瓶口之间拉出一条细细的线,显然那不是奶粉的粘度。

    精液不能完全融于水,难道被她发觉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她晃了晃塑料瓶,轻轻地抚摸著嘴唇,自言自语地说:

    “有点粘粘的……”

    接下来,似乎对自己奇怪的想法感到可笑一样,只是笑了笑。便再次拿起瓶子大口地将混有我无数子孙的精液牛奶喝了下去。

    我开心地笑了。她正在用自己的手喂食,用自己的嘴唇吸吮,用自己的嘴巴大口咽下我体内射出的腥臭精液,包含着我的子孙与蛋白质(说不定还有部分尿液)的滋补品从喉咙流入食道,进入胃部,充分吸收我的精液营养,再将这些子孙播种到她体内的各个器官,包括子宫。

    这和她心甘情愿地为我口交有什么区别?

    几乎喝了大半瓶之后,她满足地用舌尖的灵巧运动,将在她嘴唇周围的粘稠的液体一滴不漏舔入她的口中。

    我走过去,站在她的身边,满面笑容地问:

    “今天的牛奶味道如何?”

    她微微一怔,然后扬起如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

    “嗯,好喝!”

     
     
    上一篇:女子大生的恥辱夜 下一篇:中文科老師
     
     

    猜你喜欢

      迷茫
      女友琪琪學車記
      淫慾的母子相姦生活
      乡村中学往事
      收舊衣的老伯
      機長和空姐的寂寞
      雯的女裝日記
      落入禽獸的罪惡圈套
      家庭大亂倫
      林美如思春
      裝修豔遇
      豐乳肥臀中年浪婦
      我的女病人
      那些年的戀母日誌
      上课偷操学生妹
      一位敬業小姐的做愛實錄
      美麗少婦桂萍
      日本电车内被强暴
      找女友卻找到了淫娃
      老公們愉快的一天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广告